麻桿一行想撤卻又談何容易,好在他一直在欄柵之外,撤離要容易一些,但也隻是帶著二十幾人逃走,而王十六卻是沖進瞭院子中,此時被趙雲堵在瞭門口,真可謂是一夫當關,而在身後,別忘瞭還有張飛,立時就將王十六這不到二十多人逼入瞭絕境。

與此同時,簡雍、張頜等人帶著近千人親衛騎兵趕來,彎弓搭箭立時這夥人圍瞭個密不透風,畢竟是劉瀾有難,帳下可謂是全體出動,除瞭張頜,還有甄儼、徐庶、簡雍,能來的都來瞭,甚至連李鴻雁都在隊首之中。

張頜看瞭眼已經退回來的趙雲和退向屋門前的張飛,手一揮,不帶任何感情道:“一個不留。”

王十六等人碰到的是趙雲、張飛這樣的高手,本已損失慘重,此時被團團圍住後又聽張頜下瞭趕盡殺絕的命令,獰聲對身旁還活著的數十人,道:“兄弟們,今天我們難逃一死,與其等著他們來殺咱們,不如和他們拼瞭,未必不能沖殺出一條生路,獲得一線生機。”

劉瀾早從窗戶看到張頜等人趕來,便將甘倩從地窖接瞭出來,待聽到張頜要將這些人一個不留,當即沖出屋:“慢。”

劉瀾這一出屋,一個個卻大感慚愧難當,畢竟都是深受‘君辱臣死’熏陶的文人武士,但相比這些,主公的無礙才更為關鍵,不然還有何顏面茍活世間?一個個羞愧躬身:“主公,末將來遲瞭!”

“來的正是時候。”劉瀾一擺手,指向王十六幾人,道:“這些人留著有用,務必生擒。”

王十六瞬間便看清瞭形勢,大喊一聲道:“兄弟們,擒賊擒王,先將劉瀾拿住。”

張飛猶如怒目金剛一般,一提長劍,護在劉瀾身前。怒叱道:“哪個敢!”雙眼不帶任何感情,死死地看著身前這些人,隻要他們敢向主公沖來,面對的第一道關卡便會是他。

劉瀾站在張飛身後。對著帶頭的王十六,道:“王十六,我看你也是難得的人才,隻要你肯放下兵刃,我保證不會傷你分毫。若是你冥頑不靈。便是我今日有意保你,你也不會再見到明天的日出。”

王十六一雙精光眸盯著劉瀾看瞭半晌,扔懷疑道:“此話當真?”

劉瀾拍著胸脯,鄭重其事,道:“此話絕非兒戲,所謂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當然是真的,我劉瀾說話向來說一不二,何況現在有這麼多人都聽到瞭,我若是說瞭誑語。以後還有何顏面去見這些兒郎?”

王十六信瞭十分,看瞭眼身旁眾人,又問道:“那我這些兄弟們呢?”

“自然和你一樣,隻要你們扔下兵刃不再抵抗,我自然不會為難你們。”

王十六一怔,看向劉瀾的眼中滿是詫異,隨即便又釋然,不相信他真有放瞭他們的心胸,必定另有所圖,而此時他這一行人唯一能夠有活著的價值。自然是陶商。半晌才問道:“使君不殺我們兄弟,不知道卻想要我們兄弟做什麼?”

劉瀾笑道:“隻是想讓你們幫我解答一些心中的疑惑罷瞭。”

“果然如我所料。”王十六譏笑失聲,道:“看來使君並不知道我等的規矩,隻怕要讓使君失望瞭。”

“無妨。”

劉瀾全然不以為意。道:“看來你們應該是遊俠瞭,放心吧,你們的規矩無非不能說出主使者是誰罷瞭,而主使者是誰我一早就已知曉,所以我要問的,對你們來說並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到時。隻要你們能回答我幾個問題,那麼天下之大,就隨你們暢遊。”

王十六難以置信的看向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是否是真,下意識地問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

劉瀾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循序善誘道:“若是我所問的話你們覺得不能回答,我也不會逼你們……”說道這裡確實故意地頓瞭頓,在這些人身上打量一番,才又道:“你們可以考慮考慮,因為我要問的事情,我已經猜到瞭一些,問你們,隻是想要確認一下罷瞭。”

“十六哥,頭都跑瞭,咱們何必在如此為他賣命?我看咱們還是不要做無謂抵抗瞭。”

王十六看向說話的瘦子,又看向眾人,問道:“你們也是如此想法?”

“十六哥,我們都是如此想法……”身旁數人低聲道,而大多數人卻是沉默不語,但看向王十六的眼神,他卻如何能不清楚這些人也早已沒有瞭繼續抵抗下去的意志。

眼前的一切委實難決,畢竟他不清楚劉瀾到底想要從他的口中得到什麼消息,若到時真說出來,隻怕天下之大,也無容身之處。

可是看著身旁這些人,若他執意不肯,到時這些人必定會第一個將自己擒獲或是斬殺,來向劉瀾邀功。

王十六將眼前形勢分析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的利害關系,看向劉瀾,嘆息一聲道:“我們降瞭。”說著便將手中環手刀丟在地上,而身邊眾人也在同一時間,有樣學樣將手中兵刃扔在瞭自己腳下。

劉瀾滿意的點點頭,道:“好,好,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突然發現徐庶在原地看著自己微微搖頭,立時會意,隨即對士卒招手,道:“先將他們帶下去,待回返平原,在問你們!”

王十六幾人突然發現自己上當瞭,但後悔已經晚瞭,隻得高聲叫道:“劉瀾,你說話不算話,你說問完我們就放瞭我們,為什麼現在又不問瞭!”這裡人多口雜,他又如何敢問,看著一個個憤怒的被帶走,才對徐庶,說道:“元直,這件事你來負責,記住將他們先妥善安置起來,切不可怠慢瞭他們,知道瞭嗎。”

“諾。”

看著徐庶吩咐兵士將王十六幾人帶瞭下去的劉瀾突然想到什麼,心中大罵一聲,轉身進瞭屋內,同時在屋子裡喊道:“沒有我吩咐。不許進來。”眾人見他如此,不明就裡,你看看我,我看看他。哪知道自傢主公這又是唱的哪出。

劉瀾說完這番話,看向迎出來的甘倩道:“甘倩,我衣服呢?快給我拿出來。”

甘倩鳳眸橫瞭他一眼,說道:“你要幹什麼?衣服還沒有幹呢。”

“不管瞭,你趕快給我拿出來。我要穿。”

劉瀾心中想的卻是讓他們看到穿著女人衣服的窘模樣,真是丟人丟大發瞭。暗罵道:“該死的張頜,你怎麼就下令要全殺他們呢,若不是如此,我怎麼會現身,我不現身,他們又怎麼會看到穿著我穿女人衣服。”

突然想道什麼,心中叫道:“不光是他們看到瞭,就是那些士卒們也看到瞭。”

此刻劉瀾當真是欲哭無淚,再看向甘倩。見他依久站在原地,急忙催促道:“還不去取?”

甘倩擔憂,道:“我取來,你衣服沒幹,也不能穿。”

“沒事,沒事,沒幹就沒幹吧。”劉瀾心中卻是穿濕衣服總比穿女人衣服出去見他們好吧。

甘倩眉頭微蹙:“你不怕著瞭涼得瞭風寒?”

劉瀾花癡也似地看向甘倩,半晌才似恍然大悟一般,激動的說道:“你是在關心我?”

甘倩被他一語說的臉一陣紅,一陣白。急得直跺腳,道:“哪有,我為什麼要關心你。”

嬌羞無限啊,劉瀾心中竟情不自禁地想起‘求我’二字。口中更是喃喃道:“求我。”不想卻恰巧被甘倩聽道,迷惑不解地看向他,問道:“求你?為什麼要求你?”

心底裡的小秘密被甘倩發現,好一陣尷尬,半晌才說道:“沒什麼,沒什麼……”他心中發虛。說話的語氣自帶著就弱瞭三分。

世上的女子,不管是醜是美,是老是少,都是充滿好奇心的,而她們的好奇心更是會害死貓,而此刻甘倩越聽他如此說,就越肯定他是在隱瞞著什麼,更加追問起來:“一定有什麼,快告訴我。”

劉瀾再三推辭,不想甘倩卻再三追問,好像今天他不說出答案來,決不罷休一樣,無奈下,隻能胡編道:“隻要你求我,我就不穿我那濕衣服。”

甘倩啐瞭一口,暗道:“果然和我想的一般不是什麼好話。”有些惱怒地橫瞭他一眼,卻見他一雙眼珠一直盯著自己的嬌軀,甘倩臉上一紅,急忙向閨房走去的同時低聲道:“我這就給你去取你的衣服。”

劉瀾立時上前,拉著她的小手,笑道:“你真要讓我穿啊,難道你不怕我真得瞭風寒?”

甘倩被他突然襲擊得手,身子一怔,微微回頭,臉上略有慍色,道:“請你放尊重一些。”說著從劉瀾的魔掌中抽出瞭抓著的玉手,道:“我知你是好官,所以才會擔心你,所以你……”

還沒等甘倩說完,劉瀾再次抓住他的柔荑,笑道:“沒事,沒事,即使你不替我擔心,那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你怎麼竟然如此不……”

甘倩本想說‘不要臉’,可是這樣粗陋不雅的言語,卻又如何敢真的說出,重重哼瞭一聲道:“厚顏無恥。”

劉瀾面色有些難看,但隻是瞬間,又和沒事人一般,笑道:“倩兒,你這樣說可就錯瞭,大錯特錯瞭。”

“……”

“你隻要聽我說完,你就明白一切瞭。”劉瀾嘴上說著,心裡卻想著對策。

“……”

劉瀾見她不說話,看來瞭惹惱瞭,嬉笑,道:“你要是再不說話,那我也不說話瞭,我看咱倆誰能耗過誰。”反正現在你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就是我沒做什麼,可外面那麼多人,總有些人會胡思亂想吧?他見甘倩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先偷眼瞄瞭她一眼,然後好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但他卻又刻意將音調放大,剛好能讓甘倩聽到。

“你。”

“我?我怎麼瞭我?”

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模樣,劉瀾急忙將他的柔荑松開,鄭重地說道:“我真不是厚顏無恥,但俗話說過。”

“俗話說過?”甘倩念著‘俗話’這個人,可是不管如何想,卻怎麼也沒有聽說過,皺眉問道:“俗話是誰?他說什麼瞭?”

俗話是誰?我怎麼知道,俗話不就是人們常說的話嗎?劉瀾心中一頓,左思右想瞭片刻,才有些支支吾吾地說道:“俗話他是……俗話他是……”突然福至心靈,暗道一聲:“有瞭。”說道:“俗話他是聖人。”(。)

大漢龍騎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