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紅林長廊到神殿廣場,靈宣洛連歷數戰,都在以性命與鋼魂兵相搏。

雲夜郎君哪怕未親臨戰場,到這時也能預料,若再不對他施以援手,隻怕他和那幾百募須武士,就得全部慘死在鋼魂兵刀下。

金蠶蠱境被解除後,現實世界的陽光照射進來,雲夜郎君準備充足,從容避免瞭灼傷。正統鬼族的餘部需即刻逃離神境,他將這些要事處理完畢後,便匆忙趕回林中木屋,把雲清拖來瞭戰場。

雲清見雲夜郎君說要釋放她,雲絲錦帶卻依然綁得牢實,沒一點放松的意思,實不知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想張嘴問,卻因剛才那個下馬威,不敢再造次,隻能老實地由他牽著,駕起雲團往前走。

等雲朵停止,她縮在雲後向下觀望,竟在下方廣場上,清晰望見顏九的鬼臉。這下得到實證,她的猜測無虛,鋼魂兵正大軍壓境,雲夜郎君釋放她的目的,就是為解救被困的神族。

她再看顏九身後,鬼兵以方陣排開,密密麻麻綿延數裡,一直站出瞭神殿廣場,其人數不下兩萬。

己方兵馬如此浩蕩,她心裡的得意如充氣般膨脹,眨眼就忘瞭目前處境,重拾一身邪氣,疤臉一甩,就由病貓變老虎,將應承雲夜郎君的話,瞬間拋去瞭腦後。

立於殿階上的靈宣洛,見雲夜郎君忽然出現,說不清心裡是悲還是喜。危難關頭有人相助,自然值得慶幸,可當他轉眼見到趴在雲上,死狗似的雲清,雙眉又不自覺地擰出一個結。

雲清出現,就沒必要再藏著南風,他對身邊的武士使個眼色,又往神殿裡指指,那人會意,進去一聲招呼,幾把刀就架著妖道走瞭出來。

雲清伏在雲夜郎君腳下,瘦小的身體彎成弓形,靈宣洛見她如此狼狽,不由自主聯想到無影溪裡,那些蠕動的蠱蟲。

她看清下方形勢後,隻怪自己在木屋時太過性急,明顯中瞭雲夜郎君欲擒故縱的把戲,失瞭向他反擊的機會,於是惱恨地沖顏九嚷嚷:“你快點救我,把這些害我的人統統殺光!一個都別留!”

她正發狂,眼光一斜,見到被人從神殿裡往外推的南風長老,數把大刀比在脖子上,讓他怎麼看,都可笑得如隻正被架上火烤的獨眼雞。

“師……師傅,你怎麼也來瞭?你老本事通天,也給抓瞭?”

在這裡見到南風,她十分吃驚,問的話,卻更像冷嘲熱諷。

南風聽得火冒三丈,要不是手腳動彈不得,必會指著她的鼻尖怒罵,這時隻能動嘴:“你這個死女子,從來幹不成一件正事,不管走到哪都要捅簍子,然後爛攤子留給老夫來收拾!我為什麼給抓?這話問得真好,我不是為瞭救你才給抓的嗎?”

他這通抱怨,又把顏九聽笑瞭,暗道:“這老道自己逞能,摔進武士堆,結果送上門去成瞭人傢的俘虜,連累我施展不開手腳,卻還敢在這大言不慚地說是為救雲帥?回去後,非得把這事和雲帥說個清楚!”

雲夜郎君面如霜凝,由他二人狗咬狗一會兒,才開口道:“南風長老,還有那個什麼鬼將軍,廢話少說。你們兩個都聲稱為救這女鬼而入侵神境,現在我把她帶來瞭,來和你們交易。你們願做則已,若是不願,我隻需往緊裡拉拉錦帶,她就能很快化散。”

(未完待續。)

鏖仙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