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祖先的頭顱

王濤沖著我喊,“快……快下來!”

耳邊聽到一聲風聲,刀離他的腰已經不到一尺遠瞭。

王濤沒有辦法,隻得就地一滾。

我的手被棺材裡的枯手拉住,身體懸在半空中,那把刀貼著我的鞋底劃瞭過去。

王濤從地上爬起來,符篆向著骨殖身上祭瞭過去。

骨殖非常兇猛,符篆轟在它的身上,冒出一團團的火花,卻奈何它不得。

王濤的頭上也冒汗瞭,我想用木頭纖維,可惜那雙枯手就跟老虎鉗似的,死死的抓著我的手腕,我根本就沒法抽出來。

王濤和靈靈勉強抵擋住兩隻骨殖的進攻。

我看到棺材蓋子緩緩的被推開,一張抽抽巴巴的臉從棺材裡面露瞭出來!

難怪地上會少瞭一隻骨殖,原來被塞進瞭棺材裡,不知道是誰幹的,不過我覺得十有八九是趙亞軒!

他肯定到過這裡,不知道拿走瞭什麼,他故意把一隻骨殖塞進棺材裡,就是為瞭偷襲下次進來的人。

“這個老傢夥真夠陰險的!”我暗罵著。

可能是一動棺材蓋子就觸動瞭機關,那些骨殖都活瞭過來。

那張臉忽的張開嘴巴,滿口的白牙非常整齊,向著我的臉上咬瞭過來。

我的身體吊在半空中,根本就使不上力氣。

我索性把住棺材沿子,猛的一用力,雙腳搭住棺材沿子,一下子爬瞭進去,順勢一縮脖子。

那張嘴巴咬空,棺材壁被它咬中瞭,隨著“嘭”的一聲響,一塊木頭硬是被咬瞭下來!

我一跳進棺材裡,棺材上的鐵索就跟著搖動起來。

我就跟在打秋千似的,隨之晃動著。

骨殖也站在棺材裡,我一腳踢在它的身上,骨殖被我踢得倒向一邊。

我趁勢把手收瞭回來,手掌上被它抓出來好幾道血痕,火燒火燎的疼。

我咬著牙,把木頭纖維扔瞭出去,骨殖被纏得結結實實的,倒在棺材裡。

它的身體雖然不能動瞭,還是兇狠的沖著我張著嘴巴。

我抓住它的身體,把它從棺材裡扔瞭出去。

王濤的短劍也刺入瞭一隻骨殖的胸口,隨著一陣煙霧升騰而起,骨殖倒在地上動不瞭瞭。

而靈靈把另一隻骨殖的腦袋扭到瞭後面,骨殖打著轉,最後倒在地上。

他們抬頭看瞭看我,見我沒有危險,都松瞭一口氣。

四具骨殖當初應該是看守棺材裡東西的,隻是因為年深日久的,都死在瞭這個山窟窿裡。

可是執念卻沒有滅,隻要有人動棺材,它們的陰魂就會控制著身體攻擊人。

不知道趙亞軒是怎麼對付這些骨殖的,不過他有很多我們想不到的辦法,制服骨殖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讓他們守在下面,我這才有時間用手電照瞭照棺材裡面。

棺材雖大,卻空蕩蕩的,隻在棺材的一頭有一個一尺多長的木頭盒子。

盒子的木料很一般,都有些腐爛瞭。

看到那個盒子,我有些沮喪,如果趙亞軒來過,裡面的東西一定被他拿走瞭。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裡有些發酸,就像裡面放著什麼跟我有關系的東西似的。

我輕輕的把盒子拿起來,很小心的捧在胸前,還沒等打開,卻看到書靈已經蹲在瞭我的肩膀上。

它的表情很肅穆,就跟看著一個久違瞭的朋友似的。

“你知道裡面裝著的是什麼東西嗎?”我扭頭問它。

“當然知道,你還是快點把它打開吧!”書童頭一次這麼認真的跟我說話。

木盒的蓋子都腐蝕得千瘡百孔的,拿著有些沉重,裡面並不像沒有東西的樣子。

我手腕用力把木盒打開,看到的卻是一張面目如生的臉!

我雖然有瞭一些精神準備,可還是被嚇瞭一跳,木盒連同那顆人頭一起落在瞭棺材裡。

真沒想到,這麼大的棺材裡裝著的居然是一顆人頭!

我蹲下身子,把人頭重新裝進木盒裡。

我看到書童居然哭瞭,它哭得很傷心,眼淚一串串的落下來。

“這個人是誰?為什麼頭被割下來,並被關在瞭這個裡面?”我問書童。

書童指著我的臉說,“你還不快跪下來,這是你的祖先,當初魯班書也是他費盡氣力才留下來的!”

“什麼?”我怎麼也想不到,這居然會是我的祖先。

可是我的祖先為什麼會是這種下場?

我隻知道我們世代住在那個小村子裡,守著河裡的東西,還有佛龕裡的兩本魯班書。

至於魯班書是怎麼到我們傢族手裡的,我根本就不知道。

書童說,這個人名叫趙宇,是個很瞭不起的人物,具體哪裡瞭不起,以後你會知道的,可惜就是結局慘瞭點。

是誰害死他的?我扭頭問書童。

我一定要為他報仇,把人害死也就算瞭,為什麼還要用這種惡劣的手段把他關在棺材裡?

書童說,這個要你自己去瞭解,具體能不能報仇,要看你自己的能力瞭,不過看你現在的樣子,別說報仇,恐怕自保都是個問題!

書童說得沒錯,我現在太弱瞭,別說是找殺死趙宇的人報仇,連淼淼我都救不出來!

我跪在那顆頭顱的跟前,沮喪的用雙手抱住腦袋。

不知道我們趙傢到底得罪瞭什麼人,為什麼一代代的都要這樣悲慘的死去!

看到我悲傷的樣子,王濤他們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在下面疑惑的看著我。

王濤說,“如果沒有我們要找的東西,還是快點離開吧!”

我抹瞭抹眼淚,把那顆頭顱收好,尋思著,一會出去找個好地方讓祖先入土為安。

可是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趙亞軒要費那麼大的力氣到這裡來,難道這裡有什麼他想要的東西嗎?

棺材雖然有動過的痕跡,可是裡面除瞭頭顱之外,也沒有別的東西,難道已經被他拿走瞭嗎?

我從棺材裡面跳出來,回頭看瞭看吊在空中的棺材,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查清事情的真相,為祖先報仇。

這時,我忽然看到地上骨殖的肩膀上都有一個碗口大小的圖案。

我讓王濤幫我捧著木盒,我蹲在一具骨殖的跟前仔細的看瞭看。

骨殖的皮膚是黑紫色的,而圖案是淺紅色的,不是很清晰,不過我還是看得很清楚。

那是一張人臉的樣子,依稀的可以看出來,那個人長著五縷胡須,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

這些人很可能是屬於一個組織的,雖然不知道他們的來頭,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祖先的仇人,趙宇一定是被他們害死的!

“走吧!”我嘆瞭一口氣。

忽然看到骨殖微張的嘴裡有個細長的東西動瞭一下,很像是一種蟲子。

我用匕首把骨殖的嘴巴撬開,一個細長的紅色蚯蚓一樣的蟲子爬瞭出來。

我忽然想瞭起來,在觀音山邪神廟裡,趙亞軒擺下的五個骷髏裡就有這種蟲子!

“難道趙亞軒在這裡嗎?”我趕緊後退瞭幾步,狐疑的向著四周觀察著。

就在這時,那四具骨殖又同時站瞭起來,它們身體周圍裹著濃濃的黑氣。

把我們圍在當中,那氣勢比剛才強大瞭無數倍!

我讓他們後退,沖著洞口喊道,“趙亞軒,既然你來瞭,就出來吧,別裝神弄鬼的!”

“哈哈,”隨著笑聲傳過來,趙亞軒在前,後面跟著老趙,出現在不遠處,“我等你們好久瞭,你們終於來瞭!”

“你想怎麼樣?”我握著從他手裡奪來的匕首,冷冷的問。

“把你手裡的木盒留下,還有上次在邪神廟裡得到的東西,我可以賜你們一個全屍,然後把你們安葬在那副棺材裡!”

他得意的指瞭指棺材,令我奇怪的是,他已經到過棺材裡,為什麼沒有拿走這顆頭顱。

既然他不要頭顱,為什麼還要讓我把它留下!

不管他有什麼目的,我絕對不會把東西留給他的!

我們靠在墻壁上,我把木頭纖維接長,並沾瞭指血,然後圍在我們的身前,這樣可以阻攔那些骨殖一段時間。

“沒用的!”趙亞軒說,“那些紅色的蟲子名叫魂蟲,吞噬的陰魂越多,實力越強,為瞭照顧你們,我特意拿瞭幾條吞過十個陰魂的魂蟲,你們就會是第十一個瞭!”

骨殖離得還遠,就能感受到陰冷的氣息,幹癟的爪子向著這邊抓過來。

不過趙亞軒也低估瞭木頭纖維的厲害,它們一到木頭纖維的跟前,就被震得後退好幾步,然後再次撲過來。

趙亞軒摸著下巴上的稀疏的胡須,冷笑著說,“呵呵,還不錯嘛,我再給你們加點料!”

說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玻璃瓶來,裡面裝著的是一種綠色的藥粉。

他把藥粉灑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然後跟老趙招招手,兩個人都爬到棺材上面去瞭。

魯班書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