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亮笑呵呵的說道:“那是那是,我們敵愾同仇,一定要將那個幕後主謀給抓出來!”

在醫院的走廊上,安娜看著侯亮樂呵呵的樣子,不由得說道:“你不會真的以為你把那個老狐貍唬住瞭吧?”

侯亮放慢瞭腳步,看著安娜,問道:“你覺得沒有嗎?”

安娜搖瞭搖頭,說道:“我不知道。”

安娜的回答頓時讓侯亮忍不住翻瞭翻白眼,隨後安娜繼續說道:“任何一個人的話都不要隨隨便便的相信,要知道,王海可是在商場上面混跡瞭這麼多年,他就算是裝瘋賣傻也沒人看得出來。”

侯亮點瞭點頭,兩人並肩走著,安娜猛然問道:“你是不是要去看看你媽?”

侯亮一楞,隨後說道:“是啊,有一段時間沒來呢,雖然經常在電話上面問候,不過既然來瞭,就得去看一看。”

安娜看瞭侯亮一眼,淡淡的說道:“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侯亮詫異的看著安娜一眼,安娜卻裝作沒有看到,隻顧著往前面走,她的臉色微微一紅,甚至有一點小小的緊張,就連安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這麼緊張。

侯亮和安娜很快來到住院部,到瞭腎科,剛好看到王美美正扶著侯亮的媽媽在外面散步,看到侯亮走過來,侯亮的媽媽眼睛一亮,幹枯的雙手指著侯亮,眼中滿是驚喜。

王美美卻很快的發現侯亮身邊的女人,這個女人看上去有些冷淡,這不是裝出來的,像是與生俱來的,一種氣質,帶著高貴和優雅,第一眼看上去就知道這個女人一定還是個成功的人士。

王美美的表情莫名有些不自然,不過她很快就掩飾瞭下來。

“侯弟弟來瞭啊?”王美美對著侯亮微微一笑。

侯亮感激的看著王美美,說道:“這些日子以來,還是多虧瞭王姐姐,不然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抽出身來呢!”

王美美擺瞭擺手,嗔道:“你這話說的是什麼意思,阿姨把我當做親生女兒來看待,我難道不應該好好的對待阿姨嗎?”

王美美對著侯亮身邊的安娜努瞭努嘴,笑著說道:“侯弟弟啊,你不用介紹介紹你身邊的人嗎?”她的眼睛閃過莫名的光芒,看著安娜。

侯亮的母親也把目光落在安娜的身上,用一種打量兒媳婦的眼神打量著安娜,安娜感覺到瞭前所未有的緊張,她的身子甚至忍不住想要繃直。

侯亮摸瞭摸鼻子,指著安娜說道:“這是我的上司,叫做安娜。”

能直呼自己上司的名字,王美美眼睛一瞇,侯亮和安娜的關系肯定不簡單,而安娜的母親也發現瞭這一點,忍不住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縫,說道:“好啊,真是一個好閨女,有大傢閨秀的氣派!”

侯亮以後安娜會很淡然的回應,沒想到安娜一改性格,好像一個熱心的鄰傢少女一般,燦爛的笑瞭起來,說道:“謝謝阿姨的誇獎。”

侯亮甚至有些目瞪口呆,和安娜認識瞭這麼久,什麼時候見她笑的這麼燦爛過瞭?

安娜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做,隻是在她的內心中,潛意思中的自己總是想要迫切博得這個老人的好感。

侯亮的母親拉著安娜的手,親切的問這問那的,安娜能回答的全部回答瞭,還時不時開瞭兩句玩笑,逗的侯亮的母親笑呵呵的。

王美美在另外一邊和侯亮聊開瞭,她對著侯亮擠瞭擠眉毛,說道:“侯弟弟,你這樣可是不好的喔,怎麼可以背著姐姐偷偷的談戀愛呢,還是一個這麼好看的美女!”

侯亮摸瞭摸鼻子,解釋道:“王姐姐,你真是誤會瞭,我和她隻是普通朋友的關系。”說著,侯亮莫名的有些心虛,自己和安娜真的隻是普通朋友的幹系而已嗎?普通朋友會親嘴嗎?侯亮想起自己好幾次親著安娜的嘴唇,心跳稍微有些加速。

王美美瞪瞭侯亮一眼,說道:“你還裝呢,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知道你的臉上寫著什麼嗎?”

“寫著什麼?”侯亮問道。

“此地無銀三百兩!”王美美嬌聲說道。

侯亮不由得陷入瞭沉思,自己對安娜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他心中也有一些迷茫,大概就是外面經常流傳的,友情超出愛情未滿吧!

侯亮連忙撤開話題,和王美美聊瞭一些自己母親的狀況,又詢問瞭一下王霸誕最近有沒有來騷擾王美美。

王美美微微一笑,對於侯亮的關心感到挺開心的,回答道:“最近我哥哥收斂瞭許多,也不知道跑哪去瞭,有一陣子沒有遇見過他瞭!”

侯亮點瞭點頭,而安娜這邊,她與侯亮的母親聊得火熱,侯亮想湊過去聽一聽他們兩個人在聊著些什麼,卻被他的母親無情的趕開瞭。

準備回去的時候,侯亮的母親猛然拉住瞭侯亮的手,低聲在侯亮的耳邊說道:“這個女娃子很不錯,你可要好好把握住瞭啊!”

侯亮滿腦子黑線,自己和安娜能不能成都是一回事呢,還談什麼好好把握住啊!

侯亮隻好應付道:“我知道啦,媽,你先回去休息吧!”

出來醫院的時候,侯亮開著車,安娜坐在副駕駛坐,侯亮幹咳的一聲,問道:“剛才你和我媽都說瞭一下什麼來著?”

安娜看著侯亮,嘴角一扯,說道:“你想知道嗎?”

侯亮心中吐槽,這不是廢話嗎?我不想知道我問你幹嘛!

侯亮點瞭點頭,安娜眼睛一番,說道:“我不想告訴你!”

“額!”侯亮很是無語,直接轟起油門發動瞭車子。

而安娜看著侯亮的樣子,嘴角忍不住掛上瞭一抹笑容,顯然很是開心的樣子。

侯亮開著車子直接朝著七號公寓開去,回到傢中的時候,章小琪已經煮好瞭飯菜,她看到侯亮開門,拍瞭拍小手,喊道:“開工吃飯啦,你們兩個去哪裡瞭?今晚挺晚回來的!”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章小琪和安娜也彼此融入到瞭生活之中,侯亮回答道:“我去處理瞭一些事情,順便去看瞭看媽媽,才這麼晚。”

章小琪忽然停下手中的動作,抬起頭看著侯亮,問道:“阿姨最近怎麼樣瞭?”

侯亮擺瞭擺手,舒心的說道:“情況不錯,等我的事業起步瞭,就把媽媽送到外國去接受最好的治療!”這是侯亮一直以來的願望。

三人每次吃完飯之後,如果不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他們都會分別回到彼此的房間裡面去。

侯亮躲在房間裡面之後,撥通瞭林薇兒的電話,林薇兒那邊好像很是混亂,各種雜音,似乎她的身邊有不少人,接通瞭電話之後,林薇兒馬上掛掉,不一會兒,侯亮的手機裡面便傳來林薇兒的短信,她讓侯亮稍等片刻,她這邊有一個會議要開。

在這期間,侯亮無聊之下,隻好打開他的筆記本電腦進行上面,說實話,侯亮很少去玩電腦瞭,自從自己的事業開始起步之後,侯亮就再也沒有用過這臺電腦,今晚正好有空,侯亮鬼使神差的打開瞭扣扣。

一個叫做誓言的女孩子給侯亮發瞭好幾條信息,每隔一段時間就發送瞭一次,最近的一次,是在昨晚。

這個叫誓言的女孩是侯亮還在老房子居住的時候,靠著扣扣上面一項附近的人功能而加上的,當時自己也是無聊,悶得慌,才加瞭這麼一個女的,沒想到這女的好像挺單純的樣子,當時還聊得很起勁,後來侯亮因為事業的原因,就沒有再理會她瞭。

“我在呢!”侯亮隨隨便便的回瞭一句。

沒想到誓言的頭像一下子亮瞭起來,她說道:“現在才來?我要去幫我媽媽的忙瞭,等會再聊吧!”

侯亮又說瞭好幾句話,都是在問忙什麼,可是卻遲遲等不到誓言的消息。

就在這個時候,侯亮的手機猛然響瞭起來,倒是有些嚇瞭侯亮一大跳,侯亮接通瞭手機,問道:“開完會瞭?”顯然對話那邊的人是林薇兒。

“廢話!沒開完會我能給你打電話?”林薇兒的聲音響瞭起來,語氣中充滿對侯亮這種無腦問題的無奈。

“找我幹嘛?”林薇兒馬上步入正軌,問道。

侯亮低聲道:“我想讓你留意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人會接近陳龍,最近接近陳龍的人,都有可能會是陳龍背後的主謀。”

林薇兒說道:“我知道,不過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要見陳龍,他就好像是被放棄瞭一般,加上他好像沒有什麼親人。”頓瞭頓,林薇兒繼續說道:“倒是有不少人要見宋東升。”

侯亮眉頭一皺,說道:“見他做什麼?”

林薇兒無奈的說道:“這我們就不知道瞭,不過還帶著律師過去,不知道是傢屬還是幕後的主謀,這件事情可不好辦,我剛才就是因為這件事情開瞭一個會議,我們要盡快找到幕後指使,這可是大案件!”

侯亮說道:“行吧,明天我能去警察局裡面見一見他們?”

林薇兒說道:“可以,畢竟這個案子你也參與瞭。”

極品女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