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沈沖所料,日軍的之所以沒有發射出來照明彈那重機槍也啞瞭還真就是霍小山在後面做的手腳。

霍小山由於多走瞭路自然是跑在最後面的,當他發現日軍對國軍陣地進行偷襲之後,便直接向日軍的後方摸瞭去。

無論是打照明彈還是用重機槍那都是需要較長射距的自然不會離國軍陣地很近,因為離國軍陣地遠瞭那麼離輟在最後面的霍小山自然就很近瞭。

如果不是沈沖他們返回陣地的路線與日軍偷襲的路線不同,沈沖他們直接就能和輟在最後面的日軍重機槍與擲彈手撞在一起。

在夜戰這一項上國軍無疑比日軍要強。

而霍小山則更是國軍夜戰之中的佼佼者。

找日軍的重機槍很好找,夜色之中重機槍打出的彈道痕跡那就是最好的目標。

在那“洞洞洞”的富有穿透力與震撼力的重機槍的射擊聲,霍小山輕如貍貓般的就出現在瞭那重機槍後面的二十多米處。

重機槍的射擊聲太響瞭!

別說霍小山輕如貍貓就是笨如重熊,日軍重機槍的那兩名射手也絕難發現他的掩近。

霍小山自然不會選擇開槍,而是拽出瞭彈弓。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卻是意外發現瞭就在那挺重機槍旁邊不遠處的四名日軍擲彈手。

霍小山毫不猶豫的就從特制的皮囊裡摸出來兩枚旋子向那日軍擲彈手引弓就射。

先打擲彈手的這個理由太簡單瞭,於霍小山本來人來講那是根本就不需要考慮的。

先殺死擲彈手操縱重機槍的那兩名日軍士兵根本就不可能發現,反之要是那重機槍先停瞭難免就會引起日軍擲彈手的註意。

黑夜之中二十來米的距離於別人講是障礙,於霍小山來講卻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日軍擲彈手有四名,霍小山隻是先摸出來兩枚旋子那也是有講究的。

因為一般來講擲彈手那都是兩人一組的,一名發射手一名是彈藥的手。

發射手負責掌控擲彈筒的發射角度與發射方向,彈藥手負責添彈。

當然一個人發射的也有但那對發射技術的熟練度要求就很高,不是百戰老兵一個人那是打不準的。

正因為那是兩人一組的活兒,你如果隻射死瞭一個,另外的那個肯定就會發現。

所以,讓那兩個人相繼被滅時間的間隔自然是越短越好。

於是在霍小山的聯珠彈法之下,一組日軍擲彈兵先後倒地。

而此時另外一組日軍卻是已經準備發射照明彈瞭,日軍彈藥手正拿著照明彈往那擲彈筒裡塞去。

日軍的這名彈藥手添彈都添瞭好幾年瞭,動作早就是嫻熟無比,他就是閉著眼睛他也能把照明彈塞進彈筒啊!

就算不是裝添擲彈,就是幹別的任何活計在做熟瞭之後動作的嫻接那都是流暢無比的。

所以日軍彈藥手在習慣性的松手之後卻是往旁邊一側身已是雙手去捂自己的耳朵瞭。

隻是他卻馬上就覺出不對瞭!

怎麼沒有照明彈掉到擲彈筒裡那熟悉的聲音,反而是聽到瞭那照明彈落地才會發出的沉悶聲。

於是他忙又轉回身來看是怎麼回事,就在他在黑暗之中發現和自己合作的主射手連那擲彈筒都已經一起倒在地上的時候,一枚鋒利的旋子高速旋轉著就鉆進瞭他的脖子。

於是,他也倒瞭下去。

而此時仍在向國軍陣地射擊著的那名日軍射手和他的彈藥手在那重機槍的轟鳴之中卻根本沒發現與他們呈一線的四名同伴已是撒手人寰,猶在那裡“洞洞洞”、“洞洞洞”。

霍小山再次扯開彈弓用的還是連珠射法。

很自然他仍然是先射死瞭那名日軍的彈藥手。

那彈藥手是負責往重機槍裡塞彈夾扶彈夾的,他就是不扶隻要彈夾裡的子彈沒用光,射手哪會去註意他。

於是,恰好就在那名日軍重機槍射手打完瞭最後幾發子彈要喊上子彈時候,霍小山射出去的旋子到瞭,那名日軍射手直接就趴在瞭重機槍上,他的手卻是已經垂瞭下去。

霍小山收起彈弓上前,眼見這幾句拖在後面的日軍已是再無喘息之人便向前方望去。

此時,霍小山通過對彈道的判斷,國軍陣地裡的射擊早就停瞭,沈沖他們也已經快向陣地裡轉移完瞭。

霍小山隨之便放棄瞭用重機槍向日軍射擊的打算。

他倒是想瞭,但那個活兒是兩個人的需要有彈藥手往彈倉裡續彈夾的,他一個人卻是做不來的。

於是他就向前摸去,直至在黑暗之中混入瞭一片混亂的的日軍隊伍裡。

如果前面來人,黑夜之中的日軍也許會有防備,後面混進來瞭人他們卻壓根就沒有察覺。

先前沈沖他們在黑暗之中的射擊用盒子炮也好還是用捷克式輕機槍也罷,那多數都是打連發的,以壓制日軍為主不可能把子彈打得那麼準。

所以日軍中被打死的固然多,在地上翻滾呻吟著的傷員那也絕對不少。

霍小山直接摸出匕首來捅死瞭兩名日軍傷員,黑暗之中卻哪有人會註意到他。

然後,他先在日軍屍體上摸到瞭兩顆香瓜手雷,拔去瞭一顆的銷子磕開引信便將手雷向日軍聲音發出最多的地方扔瞭出去,第二顆依此辦理。

就在那手雷相繼爆炸之際他卻已經趴到瞭地上順手還給自己扣上瞭一頂日軍的鋼盔。

然後在周圍日軍的混亂與慘叫聲中他就又摸出瞭自己的彈弓右手夾著三枚旋子用日語高喊道:“不好瞭,後面有支那軍隊!”

然後他就再次用連珠射法將那三枚旋子射瞭出去。

其實鄭由儉有一點對霍小山的評價還是有一定道理的,那句話叫“這個霍小犢子就是一個小滑頭,有時他比誰都壞!”

正應瞭鄭由儉的這句話,霍小山在人群之中玩彈弓,他能射死日軍偏偏就不射死!

那在夜色之中閃著死神之光的三枚旋子卻隻是射傷瞭三名日軍堅決不把對方射死!

然後就在對方的慘叫聲中他用日語再次高喊道:“我後面中槍瞭,後面有支那軍!”

那三名被他射傷的日軍傷者那確實是受傷瞭啊!

劇痛與慌亂之際,他們卻哪還能分清自己受的是什麼傷,於是竟然也高喊道:“後面有支那軍,我也中槍瞭!”

日軍本就已經亂瞭,霍小山又在中間這麼一攪和那自然就是亂上加亂,日軍終於有那沉不住氣的新兵向後面開瞭一槍。

有第一槍便有第二槍。

前面的開槍打瞭後面的,後面的自然就要開槍還擊。

場面愈發混亂瞭起來。

終於那還健在的日軍第二個中隊長發覺不對瞭,這怎麼聽起來都是那“叭勾叭勾”的三八大蓋的射擊聲呢?

於是一邊吆喝著撤退一邊高喊:“不要亂,別誤傷自己的人!”

此時霍小山卻是已經在地上連滾帶爬的換位置瞭,卻是又捏著嗓子喊道:“咱們裡面有支那人,要不為啥對面支那軍不射擊瞭?!”

隨著他喊完,又一顆香瓜手雷在人群中爆炸開來。

日軍官兵終於在恐懼中崩潰瞭,便再也不管那中隊的吆喝,都哈著腰往來路跑瞭。

而此時霍小山卻是又藏在瞭一個日軍屍體的下面,也不開槍,隻是把彈弓扯開向那腳步聲處一頓亂射!

這回他不犯愁沒有用的,鄭由儉這次從九戰區過來卻是給他帶瞭八百多枚過來,那是用馬車連直屬團的迫擊炮一起拉過來的!

抗日小山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