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鬥嘴一直鬥到瞭外面。

衛將軍說:“我們比試一下,也不打生死架,點到為止。行不行?”

老易哈哈一笑說:“好的,我們點到為止。”

“拳打,還是亮兵器?”老易問。

“又不是凡間打架,什麼拳打腳踢的?亮兵器吧!”衛將軍說,他率先拿出瞭一柄長戟,一看就知道,這是一柄很古老的法器瞭,戟尖,斷瞭一截。

老易一柄大刀,看上去沒什麼出奇的,普普通通一柄厚背鋼刀,很沉,超過一百斤。

衛將軍說:“你是客,你先出招。”

老易說:“好吧。”

老易一刀砍過去,刀法飄逸,就像是在水面上漂移一樣。

“好刀法!”衛將軍大聲喝彩,用長戟抵住大刀,“轟”的一聲,震耳欲聾。

秦堪都感覺到有些難以承受。

看來,和九級玉仙鬥,還有一段距離,即使這樣拼體力,就承受不瞭。

老易和衛將軍拼瞭十幾招之後,明顯,衛將軍有些吃力瞭。但是,他不肯認輸,繼續扛著,三招中,他也還一招。所以說,他已經輸瞭,還不能這麼說。

秦堪看著手心裡出汗,突然,老易一招雨後彩虹,使出來,氣勢磅礴,大刀就像一個強烈的磁場,衛將軍一個趔趄,摔倒在老易的前面。

老易果然沒有殺他,而是退一步,說:“承讓!”

衛將軍滿臉通紅。

他輸瞭。

他不得不認輸。他承認,老易比他強瞭一個檔次。

“你提要求吧。”衛將軍說。

“沒要求。交個朋友。”老易說。

“沒要求?”

“沒要求。”

“哎!”

“嘆什麼氣呢?在我面前輸瞭,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一百年前,多少人在我面前輸慘瞭,又不止你一個。”老易呵呵輕聲笑瞭幾聲。

“我現在才明白,你一百年前大鬧仙界時,為什麼沒人制服你瞭。”衛將軍說。

“其實,也就是和幾十個九級玉仙打瞭幾十架而已,也說不得大鬧仙界,這都是後來人的誇張。”老易說。

“和幾十個頂級玉仙打架,殺瞭這麼多玉仙,還不是大鬧仙界?後來,你突然隱身不見瞭,這又是為什麼呢?”衛將軍說。

“呵呵,很簡單啊,我也遇到瞭升級問題。不得不隱居深山,等候升級。”老易說。

“那時,你還不是九級玉仙?”衛將軍說,“你現在該會是九級玉仙瞭吧?”

“呵呵。誰說隻有九級玉仙才能打贏九級玉仙?”老易說。

“你現在該是九級吧?”衛將軍說。

“呵呵,你說呢?”老易一不否認二不承認。

衛將軍疑惑地說:“你不說,我也不追問,你一定有苦衷。我估計呀,你一定還沒有達到九級。嘖嘖,還沒到九級,就這麼強大瞭,今後,你一定是一個十分瞭不起的人。我栽在你面前,也不算丟臉。”

老易回頭看瞭一眼秦堪,又轉過頭,說:“其實,你也還可以變得更強大。隻是,你沒有找到一些有用的輔助食物而已,譬如龍血。”

“龍血?哎,我沒有打贏你,也不好意思提龍血的事。”衛將軍說。

“我這位朋友有龍血,隻是身上不方便帶多瞭,隻有他自己吃的一小瓶瞭。我問問他,看能不能先給你喝瞭?”老易轉過頭,說,“秦堪,你提要求,我都滿足你,你借我一瓶龍血吧。”

秦堪裝出一副很猶豫的樣子,猶豫片刻,說:“好吧,既然你開口瞭,那我就給你吧。上次我說的東西,你不能不給我喲。”

老易說:“上次我答應給你的東西?你是說,夜明珠?好的,我今後一定會給你的。”

秦堪拿出一小瓶龍血,遞給瞭老易。

老易接過來,又遞給瞭衛將軍。

“我怎麼才能還你這個人情呢?”衛將軍說。

“還什麼還?不就是一瓶龍血嗎?我這位兄弟啊,一桶龍血都能夠弄到,還在乎這一點嗎?”老易大聲說。

“什麼!一桶?”衛將軍驚嘆道,“哎,要是我能有一葫蘆就好瞭。”

一葫蘆,可以讓九級玉仙練到大能。

當然,隻是可能。

九級玉仙能夠練到大能的機會十分的渺小,和中大獎差不多。龍血,可以提高這個可能性,一千倍,一萬倍。但是,九級玉仙升大能,是千萬分之一的概率。

不過,能夠提高一萬倍的中獎機會,這個人情十分的巨大。

要知道,剛才那一小瓶龍血,十萬晶石也買不到。一葫蘆,有十幾瓶,這個人情用什麼東西還?

老易說:“一葫蘆,你真的想要,隻要我這位兄弟高興,也不是辦不到。”

衛將軍說:“算瞭,我雖然很有權,但是,積攢的財物卻有限。還不起這個人情啊。”

老易哈哈一笑,說:“不急不急,你先吃瞭這一瓶再說。今後,有機會瞭,我會讓秦堪再幫你弄一葫蘆龍血來的。”

衛將軍的臉色一亮,說:“那就多謝瞭。”

衛將軍又說:“走,我們到酒館裡再喝幾杯去。”

幾個人再次回到酒館,你一杯,我一杯,喝得盡興。

這一天,就這麼過去瞭。

“事情才開始有進展瞭,要弄到那個夜明珠,還得下功夫。關鍵是,不能讓衛將軍知道我們的目的。”老易很深沉,一步一步走得很穩。

秦堪不由得佩服地看瞭一眼老易。

“老易,你玉仙到底幾級瞭?”秦堪突然問起這個問題。

“八級。”老易說。

“你原來七級時就天下無敵瞭?”秦堪說。

“天下無敵這四個字,千萬不要隨意說,想都不要這麼想。你知道的,藍姬,我就不一定是她的對手。其實,藍姬,哪裡就能夠說是天下第一呢?她也不敢說這句話。何況,玉仙上頭還有大能罩著。”老易說。

“藍姬也不能說天下第一?”秦堪疑惑地說。

“世外高人,仙界存在有百萬年瞭,世外高人肯定是有的。凡間,人類社會,還存在世外高人,何況仙界?”老易說。

秦堪點瞭點頭,說:“有道理。有些玉仙,一心一意在準備修煉大能,哪有時間在仙界出頭露面?”

都市小農民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