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平軍在經過初始混亂後在陽儀的派出執法隊連殺數十人後才使混亂的部隊得到控制,開始有序集結,同時向礦山軍發起反擊。

敵軍人數優勢起到瞭關鍵作用,一瞬間發起的反擊徹底將戰況扭轉,剎那間,礦山軍便從進攻不得不轉為防禦,可敵人的兵力太多瞭,處於劣勢,梁大看在眼裡,疾聲高呼結圓陣拒敵。

經此一役,梁大的計劃徹底破產,唯一能期望的便是雲長他們能夠盡快圍剿公孫康,不然他這裡的四千人可就要全軍覆沒瞭。

而此時在新昌城前,五通鼓響後龍騎軍出西門,在公孫康過吊橋逃竄的一刻呈扇形將其徹底包圍,當先一排龍騎軍一手舉火把,一手執手弩,其後的龍騎軍蓄勢待發,彎弓搭箭瞄準襄平騎軍,最後一部環首刀已經出鞘,隨時發起沖鋒。

而在騎軍最前方,則是頂盔帶甲,披風飛揚的徐晃,手中平舉雙刃斧,威風凜凜盯著一臉灰敗色的公孫康:“你如今已深陷重圍,盡早投向保全一條性命,不然叫你立時死於兩刃斧下!”

沒想到我公孫康會亡在新昌。

少年眼中滿是絕望之色,龍騎軍出現的一刻他就明白自己沒有任何希望瞭,可聽到對面將領居然讓自己投降,他不禁大笑起來:“哈哈哈哈……眼中滿是戲謔,嘲笑著說:“你不要白日做夢瞭,我公孫康寧死不降!”對面的將領是誰他不清楚,對劉瀾的賬下他隻聽說過關羽和張飛兩人,但他卻明白一點,眼前用著兩刃斧的將領絕對不會是泛泛之輩,此時能夠被委以重任,便可見一斑。

“冥頑不靈!”

徐晃微微搖頭,口中嘆息一聲:“公孫康,你一人生死是小,可你想過這些追隨你的襄平騎士兄弟沒有,難道你忍心讓他們和你一起死?投降吧。權當為他們著想!”

“大丈夫何懼生死!”

公孫康慨然說道,可是話音落下之後,他卻轉身看向瞭身後尚存的騎兵,一陣悲痛。他們追隨自己原本是為瞭建功立業,可短短不到一日之間,從襄平隨自己意氣而來的三千騎兵已不到八百人,而這八百人幾乎個個帶傷,甚至為瞭能夠通過護城河逃生。坐騎還留在對面,一個個狼狽不堪,士氣早已降到瞭冰點,別說隨自己最後決死一戰瞭,隻怕眼巴巴都盼著自己投降呢。

他們並非是公孫康一手拉起來的部隊,沒多少感情,現在雖然沒人有反應,那是因為龍騎軍還沒有發起最後進攻,如果真到瞭那一時刻,他相信身後絕不會留下多少人。與其如此,不如順水推舟:“我公孫康今日欲殺身成仁,爾等願隨我者,盡管留下,想偷生者,我亦不攔,大可投降!”

徐晃沒想到公孫康會說出這番話來,另眼相看,最少在這最後時刻他並沒有選擇讓那些可憐的士兵一起來為他陪葬。

這些最普通不過的軍士們,天南海北服役來到遼東。經過瞭連番慘烈交鋒,如今被圍已無生路的他們深陷絕望之中,可公孫康卻讓他們絕望的眼神回復瞭些許光彩,低頭沉思片刻。很多人立即做出瞭決定,但更多的人還在觀望。

“襄平騎兵,你們大可放心,我們不會濫殺俘虜,甚至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待此戰結束後。如果你們願意回傢,絕不會有人阻攔你們!”

徐晃這一喊之後,越來越多的士兵扔下兵器選擇瞭投降,公孫康長嘆一聲,他做瞭一個最愚蠢的決定,以至於身邊沒有一人留下。孤傢寡人的公孫康心中是何等悲涼,有種上當受騙瞭的感覺,可是在內心深處,卻有一個聲音告訴他,他做對瞭。閉上雙眸,聲音沙啞的說道:“希望你兌現諾言,善待他們。”

“一定!我保證!”

“我還不知道你如何稱呼!”

“徐晃!”

“徐將軍,那就來做個瞭斷吧!”

徐晃眼中滿是復雜,可面對一心求死的公孫康,給他一個痛苦的瞭斷才是對他之前善舉最好的回報,回頭對龍騎軍將士,道:“你們退後!”說完轉身,舞動兩刃斧指向公孫康,朗聲道:“來吧,我與你一戰!”

“你要與我鬥將?”公孫康正瞭正歪斜鋼盔後笑道。

“對,這樣可以留你一具全屍!”

“那是你不知某的手段!”

“無妨,與你一戰,生死由天,死亦幸也!”

“爽快,可恨未能與你早些結識!”

徐晃欣然一笑,道:“還好隻是才相識,不然各為其主,隻會更痛苦!”

“哈哈!”

公孫康大笑著躍動戰馬,而徐晃也已催動著坐騎舞著兩刃斧迎向前,大戰一觸即發。

某一刻,徐晃大喝一聲:“殺!”搶先一步向公孫康發起瞭進攻,公孫康同時夾動坐騎,迎向徐晃,兩人照面,臉上都揚著一絲淡淡的笑容,就像是老友見面,可兩人卻都要將對付置於死地。

公孫康長槍高高舉起,借助馬勢,臨近徐晃的一刻猛然刺出,這一槍宛如蛟龍出海,瞬息即至,直刺徐晃咽喉命門。

速度雖快,但徐晃的反應更快,不躲不避,兩刃斧橫向一掃,當啷一聲,槍斧相交立時碰撞出耀眼火花,而公孫康刺來的長則卻結結實實被徐晃手中兩刃斧撞偏瞭。

一聲悶哼,公孫康吃瞭一記暗虧,急忙脫離戰圈,交相而過,重振旗鼓,立即又舞起長槍,一往無前殺向徐晃,這一回他要以巧破千斤,而不是與其拼力量。

靈蛇吐信,把握良機的公孫康直刺一擊,但速度太慢瞭,不要說無法和張飛那如雷霆般的速度比擬,就算是和李翔比也有不如。

“來得好!”徐晃低喝一聲,兩刃斧舞動如風,鏘鎯一聲又將公孫康長槍擊退,可這一回吃過虧的後者顯然留有後手,一招逼退,數招再來,眨眼之間,便刺出瞭七八朵槍花,叫人摸不準他的真實意圖。

爽快!

徐晃是徹底來瞭興趣瞭,你快我也快,七十二斤兩刃斧被他掄圓,那速度何止是驚人,虎虎生風,挨著,不死也是重傷。

公孫康被殺出瞭血性,發出一聲怒喝為自己提氣,長槍再刺,瞅著兩刃斧舞動起來的空檔雷霆一擊。

轟!

沖天響聲在原野中響起。

兩人幾乎同時被震退,嘴角更滲出鮮血。

這一戰,遠沒想象中簡單。(。)

大漢龍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