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的仙石搭建的祭壇,薛晨仔細的觀察研究瞭一番,感覺到這祭壇有些玄妙,但一時間也無法徹底的看透。

但他憑借著敏銳的洞察力,還是能夠猜到這座祭壇是怎麼運作的,帶著傑西卡登上瞭祭壇的頂端。

“我們該怎麼做?”傑西卡眼眸中包含著期待。

薛晨蹲瞭下去,雙手掌心抵在瞭腳下的祭壇上,仙君之力順著雙臂湧動出來,向著祭壇中註入。

汩汩,汩汩~

仙石是不能吸收任何能量的,可是這座祭壇卻可以,就好像是一塊還幹燥的海綿一樣,吸收著水分。

隨著能量的註入,整個仙石祭壇漸漸的出現瞭細微的震顫,這也證實瞭薛晨的動作是正確的,這座祭壇果然是需要仙君之力才能夠開啟。

嗡嗡~

祭壇的震動越來越強烈,傑西卡神情很是緊張。

忽然,搭建祭壇的一顆仙石飛瞭起來,噗的一下爆掉瞭!接著是第二顆,第三顆……越來越多的仙石飄起來爆掉。

而每一顆爆掉的仙石都會從中釋放出一股奇特的能量,當感受到那能量,薛晨內心不可遏制的一顫。

“那是!”

所謂仙君之力,就是肉體、靈魂和天地法則三種力量大融合後延伸出來的力量,正是憑借著這種力量,仙君才能成為站在五大仙域巔峰的存在。

而眼下,那仙石爆掉後發散出來的能量竟然連他都看不透,氣息非常的古老,又莫名的感覺到一絲熟悉還有……親切。

那是一種非常難以言明的感覺,很復雜,也完全看不透,想不明,為什麼會這樣,薛晨更是一頭霧水。

仙石還在一顆顆的爆開,而那古老的能量也在一絲絲增多,匯聚成瞭一團,環繞在祭壇的周圍。

見此情形,薛晨也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現在隻能……等。

他和傑西卡看著那些仙石飛起爆開,都沒有妄動,唯恐引起某些不好的變化而失去瞭回到地球的機會。

隨著時間的推移,仙石爆裂的速度越來越快,一瞬間就又幾百上千顆仙石炸裂,但是這裡的仙石實在是太多瞭,整整三十億,還需要更久的時間。

等待之時,薛晨不免再次對那仙石中出現的能量感到一些好奇,暗道,難道這就是仙石能夠成為鴻蒙之心貨幣的真正原因嗎?

沒有人給他肯定的答案,但他認為就是如此瞭。

看著仙石中的能量越聚越多,他感受的也就越加的清晰瞭,沒錯,那古老的能量帶來的感覺是如此的……舒心,當靜靜感受時,讓他沉醉。

一旁,傑西卡也有類似的感覺,低聲呢喃著和薛晨說,她感覺到瞭媽媽。

二人都久久的陷入瞭安靜,等待著。

這一等就是整整十年!

十年時間裡,仙石爆裂揮發的速度越來越快,到瞭第十個年頭,三十億顆仙石終於所剩無幾,眼看著就要徹底的消失瞭,而那種古老的能量也越來越充盈,聚成一團,將兩人完完全全籠罩在瞭裡面。

祭壇要徹底消失瞭,薛晨又看到瞭在祭壇之下有些情況,是一抔泥土!

看著那泥土,薛晨愣瞭一下,也勾起瞭他的深思,那很顯然不是來自鴻蒙之心的,而是地球的泥土,那種氣息不會錯。

這時,最後一顆仙石也爆裂成瞭古老的能量,祭壇徹底的消失瞭,就在同時,那些能量出現瞭轉移,朝著那抔泥土中灌註瞭進去。

隨著古老能量的註入,那團泥土也出現瞭變化,開始蠕動瞭起來,也漸漸的縮小,從一個拳頭大小直到變成瞭一粒塵埃,最後連那一粒塵埃都消失瞭。

薛晨和傑西卡都屏住瞭呼吸。

就在此刻。

這處地下出現瞭一絲震動,接著,二人的面前出現瞭一片略有些模糊的光影,就像是很落後的電影放映機打在幕佈上的畫面一樣。

兩人的註意力不可避免的都被吸引瞭過去,看著那顯現出來的光影,隻是看瞭一眼,就分辨出瞭光影顯露出來的畫面的含義。

光影呈現出綠色,因為映出來的全都是樹木,而在枝杈葉子縫隙間,顯露出瞭更遠處的畫面,赫然是一片高山陡峰,山頂覆蓋著皚皚白雪。

“那是……珠峰!”

薛晨一眼就認瞭出來,那是珠穆朗瑪峰!絕對不會有錯的。一瞬,他的心裡閃過瞭千百個念頭,消失的一抔土就是來自珠峰的腳下嗎?

看到那熟悉的世界,他難以抑制心中的情緒,探出手去,去觸摸那影像,可是當他的手碰到光影時,意外情況又出現瞭,他的手消失不見瞭。

“風!”

他消失不見感覺到瞭清爽的微風,也感受到瞭……地球的氣息。

當手縮回來,他的兩根手指尖多出來瞭一物,赫然是一片綠色的草葉,上面還帶著點點露珠。

這一刻,他也終於清楚瞭,這光影就是門,是回到地球的通道!

明白瞭這一點,更待何時?!

他一手牽著傑西卡,深吸瞭口氣後,朝著那光影邁出瞭一條腿,他的腿消失瞭,再次感覺到瞭風,接著,急不可耐的,直接將自己的頭和上半身順著光影探瞭過去。

一陣短暫的黑暗,他睜開瞭眼,看到的是茂密的野花,荒草和密林,熟悉的風,清新的空氣,就在他面前,一條綠色的小蛇爬瞭過去……

一切的一切,是如此的熟悉,沒有錯,這裡就是……地球!

懷著難以壓抑的激動情緒,他又將身子也穿瞭過來,接著是另一條腿,終於,整個身子都過來瞭,隻有最後一隻手隔著光影牽著傑西卡。

這種感覺是如此的不可思議,他已經站在瞭地球的土地上,而傑西卡卻依舊還在鴻蒙之心!

而傑西卡也在他的牽引下,情緒激動來到瞭光影前,準備一同穿回到地球,回到傢鄉,回到傢人親人的身旁。

可是,就在傑西卡剛抬起一隻腳,忽然間,這處地下空間劇烈的震顫瞭一下。

傑西卡下意識的回頭看瞭一眼,薛晨也隔著光影看向她的身後,就見到一個巨大的頭顱從空間的上方破開大地,探瞭出來。

“九幽黃泉獸!”

薛晨一眼就看瞭出來,那竟然是一頭魔族中很少見的一種魔物,九幽黃泉獸。

獵魔人勛章中記載,這種魔物通常都生活在大地深處,穿梭大地如無物,還有一個非常厲害的本事,和蚍蜉一族很相似,那就是對於能量的感知。

因此,九幽黃泉獸可以隔著厚重的大地就通過能量的感知進而鎖定在地面之上的真仙,在一瞬間發動突襲,是魔物中的厲害暗殺者。

“半步魔王級別九幽黃泉獸?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薛晨心底一震,感覺到不妙!

就在這一瞬,那頭九幽黃泉獸的棕色眼珠中閃爍出極度貪婪和渴望的情緒來,隆的一聲,整個身軀都從大地中脫離,朝著傑西卡的方向撲瞭過來。

準魔王的力量非同一般,僅僅是卷起的勁氣就堪稱強大,是傑西卡無法抗衡的,她整個身體像是被重重的撞擊瞭一下,從薛晨的手中脫飛瞭出去。

薛晨的那隻手也不可避免的也回到瞭地球,使得他整個人完全的處在瞭地球上。

而九幽黃泉獸並沒有去傷害傑西卡,而是圍著那道光影打轉,接著,張開瞭巨口撕咬瞭下去,似乎是想要將那光影中的能量吃下去。

這一幕,讓站在地球上的薛晨驚怒無比!

刺啦。

九幽黃泉獸的大口咬在瞭光影上,隻見到光影一顫,變得模糊瞭一些。

被摔飛出去的傑西卡也已經站起身,可是那通往地球的光影門已經被九幽黃泉獸的龐大身體完全包圍住瞭,她根本無法靠近。兩者的實力差距太大,不等她靠近,這頭準魔王就能夠殺死她。

薛晨當然不會坐視不理,直接探出一隻手穿過瞭光影,想要斃掉這頭九幽黃泉獸,憑他仙君之身,隻要一擊就足夠瞭。

可是,當他想要施展仙君之力,卻猛然察覺到,竟然用不出來!眼前的這個光影雖然可以讓他的身軀穿梭,卻讓他的仙君之力無法穿越過去。

而那頭九幽黃泉獸也再次撕咬瞭下去,在吞噬那能量,光影也再一次變得模糊瞭許多。

傑西卡察覺到瞭九幽黃泉獸氣息出現的波動,面色驟變,驚呼一聲:“它……它要進化成魔王瞭!”

“什麼?!”

薛晨心臟也一緊,九幽黃泉獸要進階成魔王瞭?

深吸瞭一口清新的空氣,他邁出瞭一步,重新順著光影傳回瞭鴻蒙之心,接著是半個身體。

再此期間,九幽黃泉獸也接二連三的對穿梭兩個世界的光影撕咬,使得其越來越模糊暗淡,仿佛一觸就會破掉。

“不要!”傑西卡大喊瞭一聲,用力的朝著薛晨搖頭,眼眸復雜,閃著淚光,“那光影要消失瞭,不要回來……”

一旦光影破碎,那麼回到地球的途徑就再次沒瞭。

薛晨的大半個身體已經穿瞭過去,聞聲,抬頭望向不斷搖頭淚眼朦朧的傑西卡,眼神平靜憐惜,沒有猶豫,整個身體重新降臨鴻蒙之心。

古玩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