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瞭,還不快點做事。”

不滿的看瞭沫兒一眼,冷傾顏微微皺瞭皺眉,摸瞭摸自己胸口處的東西,嘴角多瞭一絲怪異的笑容。

隻希望自己的猜測沒有錯,否則的話,她這些準備可就白做瞭。

不過那些刺客能夠這般輕而易舉的找到他們的行蹤,若是沒有內鬼的話,那才是真的見鬼瞭呢。

“小姐,您這是什麼?”

發現冷傾顏手中的東西,沫兒不由得出聲詢問瞭起來。看著她疑惑的模樣。冷傾顏輕輕的笑瞭笑,將手慢慢的張瞭開來。

“香囊!”

當看清楚冷傾顏手中的究竟是何物之後,沫兒的心裡不由得越發疑惑瞭起來。

“小姐,為何您要將這隻這麼舊的香囊留在身邊。”

冷傾顏手中的這隻香囊,明顯比方才送給沫兒的要普通許多,而且邊角上已經有瞭少許破損。

抬頭看瞭冷傾顏一眼,她將方才冷傾顏送給她的香囊拿瞭出來,仔細的對比瞭起來。

看著她這一模樣,冷傾顏輕輕的笑瞭笑,眼裡多瞭一絲復雜之色。

她當然明白沫兒在想些什麼,隻不過事情真的不是她想的那樣。

“好瞭,別亂猜瞭。”

搖瞭搖頭,冷傾顏奪過自己的香囊,重新放回到瞭懷裡。

“你手中的那隻是本宮自己繡的。”

冷傾顏雖然是公主不假,可是對於女工她確實有點強差人意,這也是她最頭疼的。

原本想要讓沫兒代勞的,不過想瞭想,還是自己做最為妥當。

剛好也可以讓暗中之人摸不著頭腦。

“小姐。”

沒想到冷傾顏竟然會將自己親手做的東西送給她,沫兒激動的淚水唰的一下流瞭下來。

“行瞭。你想哭的話,出去哭,別在本宮面前礙眼。”

不滿的話語從冷傾顏的口中傳瞭出來,聽到這話,沫兒忍不住笑瞭起來。

“是,奴婢遵命。”

急忙向著冷傾顏行瞭一禮,沫兒認真的將香囊放在瞭自己的懷裡。

看著她小心翼翼的模樣,冷傾顏的心裡越發不是滋味瞭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不想再將沫兒牽扯其中,隻可惜,這一切都並不能由她做主。

轉頭看瞭一眼外面已經大亮的天色,她的心裡變得沉甸甸的,壓抑到瞭極點。

離開冷傾顏的房間後,便有暗衛來報,說冷敬敏因為不敵,意外之下被打落懸崖瞭。正想著該如何向冷傾顏解釋的時候,忽然一個身影映入瞭軒轅煜的眼眸裡,他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快速向著樓下走去。

軒轅煜輕笑一聲,快速向著那個臃腫的身影走瞭過去。

“煜兄你來瞭啊。”

發現來人是軒轅煜後,謝懷恩輕笑一聲,快速向著樓下走去。

“謝兄好久不見。”

謝懷恩輕笑一聲,快速走到軒轅煜的身邊。臉上的笑容越發明顯瞭起來。

看著眼前一臉笑容的謝懷恩,冷傾顏的心裡多瞭一絲疑惑。原本他隻是想要去看看夜雨的,可是卻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謝懷恩,他的心裡不悅到瞭極點。

察覺到謝懷恩在看他,軒轅煜急忙面帶笑容的謝懷恩寒暄瞭起來。

“煜兄這是怎麼瞭?”

察覺到軒轅煜的神色變化,謝懷恩急忙的開口詢問瞭起來。

“謝兄多慮瞭。”

向著謝懷恩微微拱瞭拱手,軒轅煜苦笑一聲緩緩的開口道:

“多謝謝兄仗義相助,還請謝兄海涵。煜某和傢妹今日便要出發瞭。”

抬頭看瞭謝懷恩一眼,他焦急的開口道,眼裡滿是歉意。

“煜某在這裡已經找瞭好幾日瞭,可是卻一點線索都沒有,如今隻能一路向著晉城的方向尋找瞭。希望可以盡快找到她們母子吧。”

淡淡的話語從軒轅煜的口中傳瞭出來,語氣裡的失落卻無論如何也掩藏不住。

看到這一幕,謝懷恩輕輕的勾瞭勾唇,眼裡的疑惑慢慢的消散瞭下去。原來他是因為這個擔憂啊。

“哈哈哈~。”

大笑著,他走到軒轅煜的身邊快速向他拱瞭拱手。

“煜兄千萬勿怪啊。”

滿臉歉意的看著軒轅煜,他向著站在一旁的少年揮瞭揮手。

“無塵,你還不快點過來向煜公子行禮。

不滿的看瞭無塵一眼,他冷聲吩咐瞭起來。

“奴才見過煜公子。”

淡淡的聲音從無塵的口中傳瞭出來,軒轅煜皺著眉頭看著眼前臉色平靜的少年,他的心裡多瞭一絲謹慎之色。

“謝兄,你這是……。”

伸手指瞭指眼前的少年,軒轅煜轉頭看向身邊的謝懷恩,眼裡滿是不解之色。

“呵呵。”

笑瞭笑,謝懷恩急忙向著軒轅煜拱瞭拱手。

“還請煜兄見諒,本公子的這個奴才是傢生子,隻不過後來不小心毀瞭容。”

無奈的看著軒轅煜,他狠狠地一甩衣袖,憤怒的瞪瞭無塵一眼。冷聲開口道:

“你這狗奴才,還不快點過來向煜公子賠罪,若是嚇著煜兄的話,小心本公子要瞭你的狗命。”

冷冷的聲音從謝懷恩的口中傳瞭出來,聽到這話,無塵急忙向著軒轅煜行瞭一禮,焦急的開口道:

“煜公子息怒,煜公子息怒。都是小的的錯,還請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就饒過小的這一次吧。

“煜兄,您千萬別和他一般見識。說起來他不過也還是個孩子而已。”

說著,謝懷恩向著無塵招瞭招手,冷聲開口道:

“你這個不中用的奴才,還愣著作甚,還不趕緊將你所知道的事情,統統告訴煜兄。”

狠狠地掃瞭無塵一眼,他向著軒轅煜輕輕的點瞭點頭。

看著一唱一和的兩人,軒轅煜臉上的焦急之色越發濃重瞭起來。

“謝兄,你這是?”

軒轅煜轉頭看著謝懷恩,焦急的詢問瞭起來。聽到這話,謝懷恩輕笑一聲,緩緩的開口道:

“煜兄你難道忘瞭嗎,昨日本公子不是和你說過,已經有令夫人的消息瞭嗎。”

“你說什麼?”

軒轅煜身子一個不穩,微微踉蹌瞭幾步,眼裡多瞭一絲焦急之色。

“還請謝兄直言。”

“呵呵呵。”

搖瞭搖頭,謝懷恩不著痕跡的向後退瞭幾步,看軒轅煜的目光裡多瞭一絲懼意。

不知為何,他對眼前這個男子,總是覺得不舒服瞭起來。

“好說,好說。煜兄你這般說那可就見外瞭不是嗎?”

輕笑一聲,他緩緩的開口道:

“再說瞭謝兄,你也是因為太過於著急令夫人的安危瞭。要本公子說,若是哪個女子,讓煜兄這般放在心裡的話,那就是死也甘心瞭不是。”

淡淡的話語從謝懷恩的口中傳瞭出來,聽到這話,軒轅煜抬頭看瞭他一眼,隨即搖瞭搖頭,無奈的低下瞭頭。

“唉~。”

輕嘆瞭一口氣,軒轅煜苦笑的看著一臉笑容的謝懷恩,慢慢的開口道:

“謝兄繆贊瞭,說起來都是煜某的錯,如果不是因為煜某的話。”

微微停頓瞭一下,話鋒一轉。軒轅煜慢慢的再次啟唇:

“那麼她們母子二人也不會……。”

看著如此失落的軒轅煜,謝懷恩輕輕的勾瞭勾唇,向著無塵點瞭點頭。

“煜兄話可不能這麼說,若是令夫人得知煜兄您這般擔憂的話,絕對會被感動的痛哭流涕的。”

聽到兩人的談話,無塵快速上前向著軒轅煜行瞭一禮。

“煜公子,容稟。小的昨日去鎮子裡替我傢公子辦事,卻發現幾人在大街上打架,小的一時好奇,便跟瞭過去。結果卻意外聽見他們好像是因為什麼銀子,後來……”

隨著他的話語,軒轅煜的神色變得緊張到瞭極點,焦急的看著眼前的兩人,他的雙手不由得緊緊的握在瞭一起。

說著,他看瞭謝懷恩一眼,急忙再次開口道:

“奴才覺得此事大有蹊蹺,便連忙回來回稟我傢少爺。”

焦急的話語從無塵的口中傳瞭出來,聽到這話,謝懷恩尷尬的看瞭軒轅煜一眼,急忙開口道:

“還請煜兄息怒,說起來都是本公子的錯,如果本公子可以知道的更早一點的話,恐怕也不會出這麼大的事。不過。”

話風一轉,謝懷恩得意的看瞭軒轅煜一眼,嘴角多瞭一絲得意的笑容。

“不過本公子已經探查到瞭,那批人已經向著晉城方向逃去,隻要咱們一路尾隨下去,一定會找到令夫人的。”

“謝兄說的可是真的?”

軒轅煜急忙一把抓住瞭謝懷恩的手臂,焦急的詢問瞭起來。

“當然是真的啊。”

沒想到軒轅煜的手勁竟然這麼大,謝懷恩疼的一陣齜牙咧嘴,心裡鬱悶到瞭極點。

這個可惡的傢夥,竟然敢弄傷本公子。

“來人啊。”

軒轅煜焦急的向著一旁的仆人打扮的暗衛招瞭招手,眼裡滿是焦急之色。

“快點去向小姐稟報,就說咱們即刻啟程,去晉城。”

“是。”

聽到這話,暗衛急忙向著樓上走去。看到這一幕,軒轅煜的眼神越發著急瞭起來。

“啊,對不起啊。”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軒轅煜急忙松開瞭謝懷恩的手臂,臉色尷尬到瞭極點。

“還請謝兄息怒,都是煜某的錯。”

急忙向著謝懷恩拱瞭拱手,軒轅煜焦急的向著他解釋瞭起來。

原本他還擔心眼前這個傢夥會起疑心,卻沒想到,他竟然這般急色。

不過等到瞭晉城之後,究竟是誰倒黴這可就有的一說瞭。

帝王劫:毒妃太妖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