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蘇銳看來,谷若柳這樣的狀態,必然是壓力過大所導致的,隻是,讓她從現有的工作中抽離出來又非常的不現實,隻能采取其他的辦法瞭。

他的師父們並沒有什麼功夫不準外傳的保守思想,既然已經把某些功法傳給瞭蘇銳,那麼蘇銳想要交給誰,就可以交給誰,那是徒弟本人的自由。

很顯然,這個時候,蘇銳想的就是要以打穴的方式,激發谷若柳的生命潛能,讓她從身體的源頭上來抵抗最近的疲憊與壓力。

這是目前來看最好的解決方案,甚至已經超出瞭普通的醫學范疇,以如今社會現有的醫學水平都不可能達得到。

隻是,不知道谷若柳是否會願意呢。

畢竟,這種事情極其容易產生誤解,對方還會以為自己想方設法的要占便宜呢。

“什麼方法呢?”谷若柳顯得很有興趣,她最近確實是被自己的失眠給折磨的難受死瞭。豆奶app官方下载绿色

沒有失眠過的人肯定不會理解這樣的狀態,你明明很困瞭,身體也給出這樣的反饋瞭,可偏偏躺在床上,就是無法進入熟睡的狀態,無數的思緒在腦海裡面亂飛著,隻能硬生生的熬過漫漫長夜,直到天亮,開始昏昏沉沉的白天,周而復始。

說不上為什麼,也許是由於彼此之間的信任,在蘇銳提出瞭這個建議之後,谷若柳竟是本能的相信,蘇銳可以帶著自己走出困境。

“首先,我們需要找個酒店,需要一張床。”蘇銳說道:“當然,去你傢也行。”

結果,此言一出,谷若柳的俏臉一下子就紅瞭!

怎麼一段時間不見,蘇小受竟然轉性瞭?這麼主動的嗎?

這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什麼又是酒店又是床的!他想幹什麼?要不要這麼明顯這麼直接啊!

當然,對於谷若柳來說,和蘇銳走到這一步,對於她來說,並不會覺得反感,相反,和一個如此強大的男人之間產生一些不清不楚的糾葛和情愫,想想似乎還是一件挺浪漫的事情呢。

不過,以兩人目前的狀態來看,如果直接就那樣“做”瞭,會不會進展速度太快瞭?

會不會還缺少一點所謂的感情基礎啊?

谷若柳潛意識裡想要和蘇銳產生一些比較親密的關系,可是她又本能的想要放慢這種速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想要更“走心”一些,抑或是因為林大小姐的緣故。

這種想法很矛盾。

總之,當蘇銳的這個“要求”提出來之後,谷若柳就明顯有些六神無主瞭,平日裡涉及上億資金的決策都非常果斷的谷大總裁,此時腦海裡面竟然沒有半點主意,心中一團亂麻。

怪隻怪……蘇銳這個傢夥的解釋實在是太詳細瞭!你直接闡述一下“打穴”的原理不就行瞭嗎,幹嘛還要提什麼酒店提什麼床!

“然後呢?”谷若柳自認為自己並不是個害羞的女人,可是此時她的雙頰已經開始漸漸發熱瞭,而且這種熱度的上升似乎是不受控制的。

隱隱的,有緊張,也有期待。

然而,後知後覺的蘇小受還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呢!

這個傢夥還在一本正經的解釋道:“因為,我們折騰出來的動靜可能會比較大,所以,我們得確保這張大床足夠結實……”

什麼破玩意兒!

谷若柳的強行讓自己淡定下來,好看而清澈的眼眸中幾乎要滴出水來,她以為自己已經尋找到瞭答案,然後鼓足勇氣問道:“為什麼折騰出來的動靜會比較大啊?難道說還能把床給弄塌瞭嗎?”

天啊,這個傢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直接這麼暴力瞭!

隻是,為什麼這種直接和暴力,竟然讓人有種無法拒絕的感覺呢!

蘇銳想到上次和夜鶯在酒店房間裡面折騰出來的巨大動靜,然後很認真的說道:“沒錯,真的會把床給搞塌瞭的,我曾經一口氣弄塌瞭兩張床,後來因為動靜太大,旁邊的客人投訴,酒店都報警瞭……”

“你發燒瞭嗎?是不是在說胡話?”

此時,谷若柳的俏臉都已經紅透瞭,即便是那要遮掩疲態的粉底,都無法掩蓋住她雙頰的紅暈。

“我為什麼要發燒呢?”蘇銳有些不太理解谷若柳的這句話。

“沒發燒,你幹什麼要說胡話呢?”谷若柳甚至還伸出一隻手來,覆蓋上瞭蘇銳的額頭。

嗯,蘇銳的體溫正常。

倒是谷若柳自己,看著蘇銳那一本正經的表情,聽著後者扯淡到沒邊兒的話,心裡面竟是很明顯的有一種灼燒感,這種感覺漸漸的從心中滿溢而出,隨後向著四肢百骸擴散。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覺得我發燒瞭,我很清醒啊,我是在給你介紹治療步驟。”蘇銳還是很認真的說道。

同時,這個傢夥在心裡面想著:確實如此啊,雖然這打穴刺激是好事,可是讓人傢姑娘脫掉衣服,總得做個足夠的心理建設啊。

在蘇銳看來,現在的他還得想點辦法來說服谷若柳。

“這是對你好的事情,相信我,絕對不會害你的。”蘇銳說道。

可這種事情越說越容易引起誤會,谷若柳還以為蘇銳所說的是那一回事兒呢,她說道:“我……我不太不相信這種方法可以治療失眠……”

蘇銳有些著急:“當然可以瞭,不僅可以緩解你的失眠,還能讓你的身材變得更好,耐力更久,整個人都會容光煥發……”

谷若柳聽瞭,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瞭,整個人趴在桌子上咳嗽瞭好一會兒起不來。

然而,在谷若柳看來,蘇銳這流氓就是在一本正經的扯淡。

她也有耳聞過,那種事情可能會對女性形成所謂的“滋潤”效果,可是,這絕對不會像蘇銳所說的那樣啊!什麼耐力都能變得更持久……我的天!

“那你說說,我們具體該怎麼做?”谷若柳懷著復雜的心情說道,她下意識的把這句話的最後一個字給咬得很重。

終於到正題瞭!蘇銳直視著谷若柳的眼睛,斟酌瞭一下,咳嗽瞭兩聲,說道:“首先,你要把衣服脫掉,然後趴在床上……”

蘇銳的話還沒說完,谷若柳已經站起身來,說道:“我去一下洗手間,補個妝。”

說完之後,她便紅著臉,匆匆忙忙的走出去瞭。

某個遲鈍的傢夥這時候才意識到瞭情況好像有些不對,於是糾結的自言自語:“她是不是誤會瞭什麼?”

等到谷若柳從洗手間回來,蘇銳立即說道:“我說的這種方式,真的可以激發你的身體潛能,如果治不好你的失眠,我就負責到底……”

負責到底?

這是“一次睡不好,就一直睡下去”的意思嗎!

這個流氓啊流氓!

從洗手間回來的谷若柳,身上似乎出現瞭些許變化,她還未等蘇銳說完呢,就說道:“好,我答應瞭,我願意試試你的治療方法。”

她同意瞭!

天知道谷若柳在對著洗手間鏡子的時候做出瞭怎樣的決定!

“好,那麼我們現在就找一間酒店,用最快的速度開始吧!”蘇銳興奮的差點沒跳起來。

什麼是最快的速度?八十八秒嗎?

其實,蘇銳的興奮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畢竟,在他看來,這次的“打穴”能夠幫到朋友的大忙,這和趁機吃豆腐可沒有任何的關系,他也從來都不是這樣的人。

“你這麼開心的嗎?”谷若柳隨之笑瞭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蘇銳如此的興奮之後,她那一顆緊張的心也驟然間輕松瞭許多。

其實,自己也老大不小的瞭,這種時候,往前跨上一步,好像也沒什麼大不瞭啊。

而且,谷若柳此時很確定,她在看到蘇銳興奮的跳起來的時候,自己也很開心。

既然如此,何必還要糾結呢?

“當然開心瞭,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蘇銳哈哈一笑,揮瞭揮拳頭。

“可是,按照我對你的認知,你應該更含蓄一點才對啊。”谷若柳說道。

“哎呀,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含蓄的,肯定越直接越好啊。”蘇銳似乎都有些迫不及待瞭:“走吧,我們開房去。”

這個蠢貨,說這話的時候,壓根沒意識到什麼不對!他根本沒想到,自己從頭到尾都忘記瞭向谷若柳解釋“打穴刺激”的原理和具體操作方法瞭!

這個傢夥,算計別人的時候簡直聰明的不得瞭,現在又蠢得無可救藥!

聽到蘇銳說“我們開房去”,谷若柳俏臉之上剛剛消退的紅色,此時又一次湧現瞭出來,她的貝齒咬瞭咬嘴唇,隨後說道:“那走吧。”

說著,她還伸出瞭一隻手,主動挎住瞭蘇銳的胳膊。

對於這個動作,蘇銳也沒多想,還以為是禮儀性質的,於是兩人便朝外面走去。

那秘書曉婷還開著車等在門口呢,她看到老板挽著那個男人走瞭出來,立刻眉開眼笑。

“果然被我猜中瞭!不過,還真是郎才女貌呢!”曉婷很激動,連忙幫著拉開車門。

“老板好,老板……老板爺好……”曉婷糾結著喊道。

什麼老板爺?既然有老板娘這個詞,難道不該叫老板爹嗎?

蘇銳一下子給整懵逼瞭。

谷若柳倒是聽明白瞭,她也不多解釋,而是對曉婷大大方方的說道:“曉婷,送我們去博濤酒店。”

超級護花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