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大人,您的同伴已經順利回來瞭,真是可喜可賀。彩虹屋的幻象,又怎能抵擋住大人的神威呢?”史萊克姆為瞭讓安格爾相信它真的已經投誠,隻要抓住機會,就開始各種拍馬屁與贊美。

安格爾:“這隻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有何喜與賀的?還是說,你內心深處是希望這小事,變成大事?嗯……最好一個都不要回來?”

史萊克姆慌忙的搖晃著蛇頭:“怎麼會呢?絕對不可能,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我即將成為大人最忠誠的仆從,自然是希望一切都安然無恙。”

安格爾:“是嗎?”

話畢,一張發著淡淡光輝的羊皮紙卷,浮現在安格爾手上。

“不需要‘即將’,現在你就可以成為我的仆從,隻要你簽訂下這張契約。”

各種字符在羊皮紙卷上環繞,史萊克姆雖然看不清這些字符的涵義,但那種契約特有的約束之力,卻是感知到瞭。

史萊克姆看著那張發光的契約,突然僵住瞭。

“怎麼,你不願意?看來,你之前說的都是假……”

沒等安格爾說完,史萊克姆便突然搶話,而且表現的悲憤與傷心:“大人,請不要誤會啊,我不是不簽訂契約。我能成為皇女房間的門靈,是因為我之前和皇女簽訂瞭契約,是的,那個惡毒的女人束縛瞭我。”

見安格爾瞇起雙眼,史萊克姆連忙道:“不過,我怎會甘心一直伏首於那個魔頭,在我的哄騙之下,當時才三歲的皇女,和我簽訂的契約不是主仆契約,而是……平等契約。”

安格爾看著史萊克姆這番呼天搶地的表演,心中暗暗給它的反應力打瞭一個不錯的分,不過表面上依舊是平靜的道:“也就是說,你不能和我簽訂契約囉。”

史萊克姆:“就算不能簽訂契約,我也願意成為大人最卑微的仆從。”

頓瞭頓,史萊克姆繼續道:“如果大人覺得隻有簽瞭契約才能相信我,那大人或許可以找皇女商量,解除契約。”

安格爾:“商量是不可能的,如果我找上皇女的話,隻有死活之爭。不過,皇女死瞭,似乎也能解除你的‘平等契約’。”

史萊克姆按捺住有些激動的心情,點點頭:“是的,這也是一種解除契約的方法。”

雖然史萊克姆已經相當克制瞭,但依舊被情緒感知極為強大的安格爾發現瞭:“你很激動?”

“呃……我,我我是在激動能逃離皇女的魔掌。”

“是嗎?”安格爾隨口應瞭一句,便轉過瞭身。因為,梅洛女士與那群天賦者已經走瞭過來。

天賦者的神色各不相同,但眼底都帶著慶幸。顯然,他們的經歷並不美好。

“大人,全員都到齊瞭。”梅洛女士恭敬道。

安格爾點點頭:“正好,下層的那位灰鴉巫師已經動真格瞭,估摸最多兩分鐘,他們就能上來。”

聽到這,一眾天賦者表情都露出瞭焦急。梅洛女士也忍不住問:“那我們現在就離開嗎?”

安格爾:“先不忙,那邊兩人衣服還沒換完,而且,我還有件事需要你做。”

梅洛女士立刻道:“大人,請吩咐。”

安格爾從手鐲裡拿出瞭一個木質圓盤,然後拿出雕筆,飛快的在圓盤上刻畫瞭幾個符號與線條。

“這是魔能陣嗎?”梅洛女士有些看不懂,像是魔能陣,但又感覺不對勁。

在梅洛女士提到魔能陣的時候,另一邊的史萊克姆眼神中卻是出現瞭一絲變化,這個巫師也懂魔能陣?

“不是魔能陣,隻是一個可以暫時蒙騙魔能陣能量線路的小玩意。”安格爾將這個圓盤遞給梅洛女士,然後道:“你把這個東西,嵌合在門上的那個孔上,就是之前這隻門靈鉆出來的那個孔。”

大人的意思是,這裡還有魔能陣?梅洛女士心中很疑惑,剛才那個史萊克姆並沒有提到啊。

雖然感覺有點奇怪,但梅洛女士並沒有詢問,接過圓盤便朝著大門走去。

而就在梅洛女士剛走幾步,史萊克姆便化為瞭一道光箭,想要沖向梅洛女士。

但它還沒沖到梅洛女士身邊,就被一道無形的風墻給擋住瞭。這個風墻,自然是速靈制造的。

梅洛女士聽到身後動靜,回頭看瞭眼,看著史萊克姆那再次變得猙獰的樣子,她似乎明白瞭什麼,嘴角勾起瞭一抹笑,繼續朝著門口走去。

而被風墻包圍住的史萊克姆,這時卻聽到安格爾的聲音。

“看來,你剛才激動,不是因為想要逃離皇女而激動。而是,希望我與皇女正面對決嗎?”

安格爾走瞭過來,用平靜的眼神看著史萊克姆。

史萊克姆深吸一口氣,將猙獰之色收斂,又露出拍馬屁的模樣:“大人,我……”

“也別裝瞭,你之前向梅洛女士道出機關的時候,卻並沒有說出這裡藏有一個魔能陣,很多答案就已經在我心中亮明瞭。”

安格爾直接點出瞭真相,順便還贊賞瞭一句:“雖然心知肚明,但你的演技我覺得還是不錯的。尤其是我拿出契約後,你的反應,加上欲揚先抑的表演,都很不錯。比那邊那位少年魔王,要更好。當然,從反差性與故事性來說,少年魔王更深入我心。”

聽到安格爾將它之前所作所為說成表演,史萊克姆便陰沉下瞭臉。

“你們一定會死的!”

“逃不出去的,這裡的魔能陣是你想象不到的強大!你在監獄應該已經見識到那裡的魔能陣瞭,這裡的魔能陣比監獄的要強上無數倍,你是絕對無法逃出去的!”

似乎為瞭給自己增加信心,史萊克姆一句話裡連續兩次表達“你逃不出去”。

安格爾:“你說的沒錯,這裡的魔能陣的確比監獄那個要強。”

監獄的那個魔能陣,安格爾用一張***就能直接阻斷能量通道。而這裡的魔能陣,還需要制作相應的外置陣盤,以此蒙騙魔能陣的能量走向,從這就可以看出,兩個魔能陣不是一個層級的。

“這個魔能陣有很多與血脈、靈魂相關的魔紋角,真是莫名的熟悉啊。”

當初安格爾分析血色王權的時候,也發現瞭相當多與血脈、靈魂相關的魔紋角,雖然魔紋和這裡不一樣,但給他的感覺卻是相似的。

“這應該是需要古曼王室血脈激活的魔能陣吧?你希望我直面皇女,是因為皇女能讓魔能陣發揮更強的效果嗎?”

史萊克姆一臉震驚的看著安格爾,自進屋後,它一直跟著安格爾,明明安格爾幾乎沒有動過,他是怎麼察覺到這裡魔能陣的,甚至還能清楚的說出開啟魔能陣最大能力的激活方式。

“別用一臉驚訝的表情看著我,這麼真實讓我很不好意思啊……我更喜歡看你的表演。”安格爾:“對瞭,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皇女身上的秘密就是這個嗎?”

史萊克姆沉默不言。

“看來我說對瞭。”

“血脈、靈魂、魔能陣,還有,能讓灰鴉巫師都不得不聽從其話……皇女在這城堡裡的威脅度,看來比我想象的還要更強呢。不過,似乎掌握程度很一般。”

如果皇女掌控程度更強一點,多克斯之前進來,估計就會被發現。

“對瞭,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王室血脈和王室靈魂,是二者齊備,才能發揮這裡的功效,還是說,隻要有其一就可以瞭?”安格爾看向史萊克姆。

史萊克姆依舊沉默不語,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不遠處,梅洛女士順利的將圓盤嵌合在洞口之上,而兩者相合的那一剎,隱藏在這個房間中的魔能陣顯現瞭出來,微光閃爍,紋路分明。

但很快,發光的紋路就慢慢黯淡下來,反倒是梅洛女士放置的那個圓盤,在微微閃爍著光芒。

看到這一幕,史萊克姆身周徹底圍繞著陰霾與鬱鬱的情緒。

顯然,它已經確認,這裡的魔能陣真的被蒙騙住瞭。

而它所仰仗的最後依靠,沒有瞭,它大概也猜到瞭自己會有什麼結局。

所以,面對安格爾的提問,它徹底的擺出不合作態度。

安格爾見它不說話,也不惱:“你不說就算瞭,不過,我是沒想到,蒙騙這裡的魔能陣,會讓所有隱藏的魔紋都浮現……雖然逆推效果有點繁瑣,但我似乎也不用從你口中得出答案瞭。”

這時,梅洛女士走瞭回來。

安格爾向她點點頭:“二層的阻礙已經快被灰鴉破瞭,我們也是時候該走瞭。不過,來都來得,在走之前,不妨給那位皇女留一點見面禮。”

話畢,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安格爾拿出一個閃爍幽光的藥劑瓶,朝著史萊克姆走去。

半晌後,在一臉驚恐的史萊克姆註視下,安格爾打開瞭空幻之門。

沒有魔能陣的阻礙,空幻之門可以直接通往皇女城堡的外圍。

眾人見到自由的希望,臉上都雀躍起來,紛紛魚貫而出,安格爾走在最後,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後,他對著史萊克姆揮瞭揮手。

用唇語無聲的說瞭句:“再見,或者說,永別。”

……

安格爾離開之後,半分鐘不到,一個穿著粉色公主裙的女孩,便匆匆的跑進瞭房間。

這女孩外表看上去很無害,但隻要稍微聽說過她傳聞的,都會瞭解,無害的外表下面,藏著的是一顆無比骯臟與黑暗的心。

她,正是這座城堡的主人,皇女。

皇女進入房間後,立刻發出瞭一聲尖叫:“我的寵物,我的寵物去哪瞭?!還有,我的畫佈,我的畫佈也不見瞭!”

皇女有些歇斯底裡的叫著,那個白白嫩嫩的少年是她早就看中的寵物,而那個手上有繃帶的,皮膚也被她預定瞭,那是她的畫佈!

可現在,寵物沒瞭,畫佈也消失瞭!

一股狂躁的氣勢,從皇女身上散發開來。這股氣勢隱隱與周圍的魔能陣相合,讓魔能陣發出瞭一種恐怖無比的威壓。

與此同時,安格爾嵌合在門口的那個圓盤,也落到瞭地上。顯然,當魔能陣遇到真正主人時,蒙騙的手段,立刻就會被排斥。

在皇女生氣的肆意揮霍魔能陣力量的時候,灰鴉巫師默默的走上來,撿起瞭地上的圓盤。

隻是看一眼,他就知道,來者之中絕對有精通魔紋的大師級別存在。

這樣的人,絕對不是什麼無名之輩。

灰鴉有些意動與慶幸,自己在二層破除幻境的時候,沒有盡全力。否則,一位魔紋大師稍微出點狀況,牽動的都是無數的強者。

灰鴉不會覺得魔紋大師一定會被皇女的魔能陣打敗,但皇女在這裡的確能讓這座長公主精心定制的魔能陣,發揮出可怕無比的威能。

在灰鴉心中暗自想著的時候,皇女已經氣沖沖的走瞭過來。

“這是什麼東西?拿給我看看。”

皇女的語氣帶著質問與不容拒絕的命令,這讓灰鴉表情微微有些難看。不過,灰鴉並沒有說什麼,直接遞瞭過去。

皇女雖然年紀小,心腸也惡毒,但她絕對不笨。看到圓盤之後,灰鴉能想到的,她亦能想到。

隻是,以皇女那肆無忌憚的性格,根本不在乎魔紋大師的身份,她現在隻想找到這個罪人,然後用最恐怖的手段,將他碎屍萬段!

在此之前,她需要知道來者是誰。

“告訴我,帶走我寵物的人是誰?”皇女最先質問的還是灰鴉。

灰鴉淡淡道:“我和你一起來的,皇女不知,我怎麼會知?”

“二層的幻境,三層留下的魔能陣,這兩個信息,能讓你想到誰?”

灰鴉腦海裡的確有幾個人選,但他依舊道:“不知道。不過二層的幻術,不能算是線索,因為幻術類皮卷,或者幻術的魔能陣,誰都能買到。”

隻有這個臨時畫出來的陣盤,算是明確對方肯定是大師級的存在。

但魔紋大師在南域雖然不算多,但也不少,而且各個牽連甚廣,想要立刻確認對方是誰,也是一件難事。

皇女見從灰鴉口中得不出什麼消息,目光緩緩的轉向瞭瑟縮在角落裡的粉色蟒蛇。

皇女沒有遲疑,直接向著它走瞭過去。

不過,粉色蟒蛇卻是對著她猛地搖頭。

皇女不明其意,甚至露出瞭怒色:“史萊克姆!你敢對我搖頭,你是打算背叛我嗎?!”

皇女氣沖沖的走到史萊克姆身邊,伸出雙手想要將它的脖子給捏住。

但就在她手觸碰道史萊克姆的那一瞬,驚天的爆炸聲響起。

爆炸是從史萊克姆的體內發生的,不僅直接將它炸成瞭碎片,與此同時,還有一股幽綠色的氣霧,緩緩的彌漫開來……

超維術士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