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仁,你可終於回來瞭。”董昭從秣陵返回復職的一刻,曹操大笑著說道:“這次秣陵之行如何,見到劉瀾沒有?”

“不僅見到瞭,而且大有收獲,劉瀾甚至還專程派來瞭正議校尉張纮與我前來,此刻就在驛館歇息,司空可以選個時間與他見上一面,進一步商議出兵事宜。”

“很好,這樣我也算是放心心中的一塊大石。”

“司空,聽說您在許田,當著朝臣……”

你才剛回來就知曉這事兒瞭?曹操皺眉,道:“許田圍獵,打從一開始,就是他與郭嘉設計的一處好戲,甚至在設計這一計劃之前,郭嘉已經都想好瞭,當然至於坊間有人說什麼是曹版‘指鹿為馬’,雖然行相同之事,可畢竟好說不好聽啊,那趙高背瞭幾百年的罵名,甚至還被人說成瞭宦官,他曹操可不想也落得這樣一個結局。

“這件事雖然已經做瞭,但公仁說起,我也不妨明說,我至今都對這個決定是極其排斥的,可是有些事情我必須要做,不做我就得死,甚至有一次在夢中,我夢到自己身首異處,午夜驚喜,冷汗直流,這件事讓我至今心有餘悸。”

曹操絕不是做賊心虛,但是他清楚這些朝官的想法是什麼,所以他這才下定瞭決心,但這番話他也清楚,有些人是不能隨便說的,比如荀彧,但可有些人卻是可要直言不諱的,就比如說是董昭。

當然,如果曹操知道日後他稱王的適合就是董昭最為賣力的話,估摸著就更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瞭,可沒想到曹操這邊話才說出口,那邊董昭卻是一斂容,非常正色的說道:“司空完全不必介懷,所謂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天予弗取,反受其咎。這些朝臣想的是什麼,司空清楚,卑職也知曉,所以讓他們和天子都收斂些是必須的,尤其是在現在這樣一個特殊的環節之下,主公不這樣做,那勢必許都就真的要亂瞭,到時候放眼天下還有誰像司空這般是真心為漢室天下著想?那幫朝臣,不過是披著忠臣外衣的餓狼,而其他諸侯,一個個早已對天子寶座垂涎欲滴,這一點,天下凡是有識之士,沒有人會看不出來。

曹操幹笑一聲道:“事至於此,我操某就算是想留忠臣之名也難瞭,可既然已經做瞭,也沒什麼好後悔的,一切都由後人去評說吧,就算是把我寫成趙高第二又能如何,就算是背負萬世罵名吾又有何懼之有!”而曹操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完,他不願說,卻在心中對自己說道:隻要我心裡知曉,我對漢室天下的忠心始終未變,問心無愧,又何懼天下流言蜚語。

董昭聽出曹操口氣中的含義,他曹操背負的罵名,其實從迎接獻帝的第一天起就開始瞭,而這與他做過什麼根本就沒有任何幹系,完全就是有人詆毀,隻不過現在曹操是讓這些都變成瞭真的。

如果說以前,不管是宗室還是朝臣,對於曹操更多的是恐懼,怕他是董卓和李催郭汜,那麼從許田圍獵那天起,曹操就是他們,趙高做過的事情曹操做瞭,那麼現在他們自己同意會害怕曹操學趙高那般另立新君。

這事情其實非常簡單,無非就是廢立,至於曹操會不會自立,禪登稱帝則完全沒有這個可能,整個大漢朝就從來沒有出現過類似的事情,所以朝臣還是非常放心的,但是曹操經過許田圍獵,無疑確定瞭自己在朝堂的地位,如果他們這幫朝臣能夠和曹操相安無事最好,可如果他們還在背地裡搞小動作,那麼就不要怪劉瀾心狠手辣瞭,他可不會有任何的顧及,更不會害怕因此而對許都的影響,他現在就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把那些明裡暗裡反對他的朝臣全部解決,那他的內部才算是真正的穩定。

而許田圍獵他的目的其實非常明確,就是要瞧瞧那些人是站在他的對立面的,還有誰又是天子羽翼,隻要把這些人都弄清楚瞭,他就可以逐一減除,到時候大權在其手中,朝臣自然不在話下。

“明面上,獻帝的羽翼很容易分辨。”董昭冷笑一聲,道:“可暗地裡的那些人就隱藏的太深瞭。”

“暗處?”曹操眼神瞬間變得陰冷起來,問道:“你所指何人?”

董昭搖頭道:“有些人司空知曉卻眼下奈何不得,還有些人司空不知卑職也不知,但下官以為眼下朝官之中,明擺著為天子羽翼者,如董承、虎賁王越二人。”這些人天下人盡皆知,司空若要真拿這些人開刀,此二人必除之後快。

曹操聽得很認真,也很留神,怕漏過其中任何個人,但從其口中說出的這倆名字,其實曹操心中早就知曉:“那王越不足為慮,乃見利忘義之輩,隻要許以重利即可。不過那董承卻要小心處置,畢竟乃外戚,對付他,必須要有鐵打的證據,所以這件事情我已經讓奉孝多加留意,隻要能找到他的把柄,我必不饒他。”

“司空差異,卑職所說這些,並非是要處置此二人,乃是但隻此二人,絕不可能在許都造成如此大的影響,他們背後必定另有主謀,甚至是還有隱藏的真正核心人員不被我所知,而這個主謀,說白瞭才是真正的主謀,司空設想,如果隻是董承和王越的話,這二人哪一個能想出個主意來,所以他們背後一定有一個甚至躲過出主意的人,而這些人才是他們的核心,如果司空隻是對付這二人,那麼對許都的影響絕對不大,可如果能把他們背後這些隱藏之人全都挖出來,那才算一勞永逸,徹底杜絕後患。”

他們身後的謀主嗎?曹操瞬間想到瞭很多人,可這些人力,有小小的隻是偏將的王子服,同樣也有乃是四世五公的弘農楊氏楊彪。

弘農楊氏,從東漢到隋唐,都是天下數一數二的世傢,比如隋朝的楊素,那名聲幾乎可以稱之為人盡皆知,當然,在整個東漢,楊傢的影響力也是極重的,畢竟當世能夠與袁傢並駕齊驅的舉世公族也就隻有弘農楊氏一族瞭。

希望自己是多慮瞭,楊傢最好不要參合進去,不然的話還真是讓曹操頭疼,現在他和袁紹本來就越來越貌合神離,如連楊彪也離他而去,那可就真的威脅瞭,現在的曹操,最少還沒有狂到同時與這兩大傢族反目的地步,所以就算是真查出楊彪犯瞭什麼事,也隻能睜一眼閉一眼。

楊傢,曹操想到這裡的適合,陷入瞭深深的思索之中,過瞭好一會兒,才又對董卓說道:“哎,卑職倒是有一計。”

“計將安出?”

“主公不是想搞清楚獻帝身邊的重臣和心腹嘛,那除非在獻帝身邊安插心腹,卑職不知如何想也想不到一個更好的辦法來,既然這樣,太傅馬日磾不是一計死在壽春多年瞭嗎,這些年雖然一直有朝臣為天子上課,可太傅的職位卻一直空缺著,司空如果願意的話,完全可以再為天子選師,這樣在天子身邊安插上我們的人,就可以知曉天子的心中想法,而收買常侍,則可以知道他每日與誰見面,這樣便能從中判斷出那些隱藏在暗中之人。”

曹操沉默瞭片刻,揉瞭揉鼻尖,道:“此計雖好,可是太傅這個人選,不可從朝臣中遴選,而司空府中也沒有合適之人。“

董昭輕笑一聲,道:“司空所言不假,但朝廷和司空府中雖然沒有合適的人選,可司空完全可以把目光投在州郡,卑職絕對最少能夠從中擇出三五人出來,而這些人受到主公提拔,其忠心自然不用懷疑,這樣也算是我們放在獻帝身邊的眼線,如果宦官們能在把天子的一舉一動匯報,那天子和董承這些人不就徹底在思考的監視之下瞭嗎?”

“從郡縣提拔。”曹操此刻腦子裡就想著這幾個字,有些困難,但也不失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看來他得仔細研究一下軍守門的履歷,瞧瞧誰比較合適,比較是給天子找老師,如果對五經一竅不通,那也太說不過去瞭。

~~~~~~~~~~~

時間飛逝,轉眼便進入瞭春季,死寂一般的徐州再一次恢復瞭勃勃生機,隨著三大諸侯的休兵,一直受兵禍所擾的徐州百姓終於能夠緩口氣,而一舉到瞭秣陵的劉瀾,則早已把心思放在瞭壽春。

盡管他們與袁紹還沒有罷兵,盡管他們隨時都有可能再發生慘烈的戰爭,但是劉瀾現在隻關心一件事,那就是袁術何時稱帝,隻要他稱帝,一切都會變得輕松,壓力也會消失殆盡。

當然,比起徐州兵禍,壽春經歷瞭饑荒,可能也是阻止袁紹登基的原因,這座曾經有百萬人口的大型都市,如今甚至與中型都市沒有任何區別,十室九空,再加上張飛魯肅連番侵入,現在的壽春早已變得滿目瘡痍,昔日袁術所建立的大型宅院,也在魯肅的襲擾中被燒毀,足足數十裡的庭院,仿當年西園所見,隻不過與靈帝在西苑練兵不同,袁術見此西苑,則是為瞭他日後登基所用。

但現在這裡卻變成瞭一片廢墟,裡面的財務更是被洗劫一空,剩下的除瞭破敗荒涼再無其他。

沒有瞭合適的登基之所,再加上饑荒導致幾萬人的兵馬沒有足夠的糧草支撐,這一切都是導致袁術沒能立即稱帝的關鍵。

可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的袁術已經到瞭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地步,他隻能向前走,而不能退,包括稱帝也一樣,就算沒有瞭他心目中的皇宮所在地,但後將軍府也完全可以取代他的西苑。

沒有人能夠改變袁術,所有人都在等著他稱帝的那一天,而劉瀾也一樣,隻不過他現在比起袁術來更有閑情雅致一些,雖然他沒有附庸風雅的喜好,可是下下棋釣釣魚這樣的消遣,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事實上,支持派張纮前往許都的那一天,他就知道有些事情必須要做出取舍,最少在如今漢室依然得到天下世人的支持時,就必須更加的小心一些,而且這一回曹操雖然是把他算計瞭,可別忘瞭,就算曹操不算計自己,有文醜駐守在下邳,難不成他還能跳過文醜不成?

所以說真的想收復徐州,其實還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既然困難,又會背負上罵名,那他所想便先應承下來,派張纮去許都瞧瞧曹操的誠意到底如何。

張纮對他保證,覺得不會有辱使命,對此劉瀾是發自內心深處的開心,更期待著,可是張頜卻勢必在許都遇到瞭一些刁難,曹操獨攬大權,隻要他不點頭,他就隻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至於什麼時候能夠見到曹操甚至是獻帝,可能和蘇武牧羊的情況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雖然兩者相距深遠,情況也大為不同,但他清楚自己算是徹底的被軟禁瞭起來。

說是軟禁,其實就是瞭解出現的溝通交流的不暢他,而最關鍵的是,曹操壓根就沒有見他,換個角度來說,隻要曹操一天不見他,他就無法離開,就隻能住在驛館,沒有曹操的潼關文牒,他可能連許都都走不出去就會被抓起來,按照奸細刺探軍情來處決。

張纮徹底沒有瞭任何價值,而曹操卻始終不斷給劉瀾來信,與他分享情報,這絕對算是頭一遭。

這算是一個好的開頭,至於張纮,則好像去瞭許都之後突然就消失瞭一樣,這讓劉瀾非常擔心他的安穩,畢竟他不管現在身處何地,不管到瞭沒有,都應該給他報一個平安,而像現在這樣,劉瀾能不擔心?

可是他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不管內衛如何多方打探,卻始終無法找到張纮的信息,直到半個月後,張纮再一次進入到世人眼中,當張纮換上瞭官府之後,一道道對其極為不利的消息傳回,首當其沖,則是一條關於張纮投靠瞭曹操的消息。

大漢龍騎

TAGGED AS: